承認台灣學位,望穿秋水

承認台灣學位望穿秋水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1-04-05 19:22

異代蕭條不同時,你如果是獨中統考畢業生,除了傳統的台灣,一水之隔的獅城、紐澳、英美日等國留學,中國大陸近年更成為大馬華裔的熱門選擇。政府先是承認北大、清華中文系(要知:清華中文系是近年才“復辦”的,論大陸中文系排名大致為北大、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復旦和浙江大學。清華中文系,抱歉,在榜單之外),於是承認北大、清華中文系的象徵意義多於實質意義。

千呼萬喚始出來,馬中相互承認大學學位,並非只聞樓梯響,我們(或華社、華教)引頸期盼,及早落實,不止對留華的大馬生,或是留馬的中國學生,締造雙贏:在馬的中國留學生有一萬餘名,排在印尼之後,是第二大的海外學生,大馬留華生(當中又以華裔獨中生佔多數)約數千人。

留學中國人數是近年大幅增加,一方面是中國政府視教育為“軟實力”的引申,積極招收各國留學生,在華留學生逾20萬,二方面大馬華社華教與中國畢竟“同文同種”,順水推舟到中國留學,起碼在語言上佔優勢。三方面,“中國崛起”銳不可擋的趨勢,留學中國,承認中國大學學位,符合國與國的利益和互惠。

可是,這廂馬中相互承認大學學位終有眉目,那廂留學台灣的大馬生,從第一代留台中文系的“祖師爺”鄭良樹算起,逾半個世紀的留台史,從“流亡科系”的文史哲,到高科技的工程、電腦、醫科等等(別忘了,全球第一支隨身碟的研發者,潘健成可是道地大馬留台生),或繼續留台,工作、嫁娶或入籍“中華民國”的,大多返馬扎根斯土,逾4萬的留台畢業生,浩浩蕩蕩,不亢不卑,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雖然留台文憑僅僅是部份科系受政府承認,大馬各個領域,留台生成為一道奇異風景,留台身上帶著“台灣文化”撞擊,從語言的,知識的,自由甚至批判的力道,更別提旅台馬華文學之於本土馬華文化。

留華與留台,是多麼不對稱的天秤。留華背後有13億人口,第二大經濟體,政治與外交的硬實力。留台的,身份政治不明確,台灣或中華民國,或中國固有領土,不可分割,同屬一個中國。於是,馬中互相承認大學學位,水到渠成,在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

那麼,大馬獨中生留台史,其實是一部“流亡史”篇章,(當中亦有國中生留台,比如學者張錦忠、林幸謙等),每年仍有近千人前仆後繼赴台,想來呼吁政府“全面承認台灣大學學位”(星洲日報《社論》4月1日),是在“不對的時候,做對的事情”,台灣的學術公信力,並不遜於中國啊。只是,把中國學位和台灣學位兩廂比較,哪邊更具現實的價值傾向,不言而喻。

留台如果尚可取的話,是台灣大學的自由與民主的普世價值,政府承認或不承認,留台生真的在意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