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音迷途,鬢毛已衰

鄉音迷途,鬢毛已衰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楊邦尼‧2011.04.08

鄉音考古,陳旭年街

3月26日,張吉安帶著他的“鄉音考古”第一次來到新山陳旭年街的老店屋開講,吟唱。他在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訪問時說:總要有人在不合時宜的年代,做不合時宜的事情。

原本1小時半的節目,嚴重超時,老店屋沒有風扇、空調,狹長的廳裡坐滿聽眾,在汗流浹背中,聽鄉音如何漸行漸遠,消逝,復又原音重現。張的“做不合時宜的事情”,應該這麼理解:在不合時宜的年代,做合宜的事情。

賀知章的〈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詩中的不(butˋ)、識(siitˋ)和客(hakˋ)是入聲字,“衰”讀作cui,才能和回(hui)、來(lai)葉韻,韻腳為上平聲十灰韻。如果以華語或標準的北京話來念,古詩的韻味與意趣總隔一層。

當華小老師教學生讀輕聲、兒化、變調,一口大馬腔的華語,始終分不清何時要平舌、捲舌,沒關係,華語雖是華人的共同語,我們恰恰最忽略了各自母語,華社把“母語教學”等同於“華語教學”,殊不知,華族方言,某種意義上才是我們的母語。

母語(方言)教學看來是那麼的“不合時宜”,學華語(文)才政治正確。我任獨中華文老師時,特別是在教唐詩宋詞,以〈嫦娥〉為例,班上同學按方言族群,分為客、粵、福建、潮州和海南,囑同學回家向爸媽或阿公、阿嬤以方言念出古詩,拼音註明讀音,分組比賽,以母語方言念出,舉辦一場古詩古音的朗誦大賽,同學們噗嗤笑開懷,鄉音走調,阿公阿嬤已鬢髮斑白。

張吉安的“鄉音考古”其實是一次次重要的搶救行動,以錄音、訪談的方式,將迷途的鄉音尋回,重繪鄉音路徑和圖譜。如果說華文教育在大馬已是邊上,那麼7大方言族群的方音已走到邊崖,一個踩空,鄉音遂成絕響。

這麼年輕的張吉安,而立之年,以一己綿力,拿著麥克風、錄音機將鄉音記錄、分類、歸檔,最重要的,他意在斯乎,消失的不僅是各自族群的語音,而是方音夾帶的文化基因一併消亡。張以聲音記錄了古稀鄉音,如陽春白雪,更以文字翻譯鄉音底下的喜怒哀樂,特別是在華人喪禮“打齋”唸唸有詞,如泣如訴,多少文化,民俗和記憶,在暗夜流轉和超度。

鄉音考古,考錄的不只是名人雅士,原來每一個耄耋老人口中,都藏著一闕闕從唐山帶來的歌謠、山歌,傳給兒子,傳給孫子,傳到我們這一代,不免荒腔走板,走了音,忘了詞。

鄉音考古以“聲”現人,以文字轉錄,我們聽到,讀到,李白的〈關山月〉以古琴伴奏,如臨在場,原來我們小時候不約而同的用手指指月光,婆婆用客家話提醒:月娘割你的耳公(ngiet ngiongˇgotˋngiaˊngiˋgungˊ)。只不過,真正屬於文化屬性的母語方言,鄉音回家,正遠,正長,正迷途。

星洲日報/六日譚‧作者:楊邦尼‧文字工作者‧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2011.04.08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