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版華文老師的真心付出

山寨版華文老師的真心付出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2011.04.11

讀Khoo Jacky的〈山寨版華文老師〉一文(《星洲‧溝通平台》4月7日),一則是標題有趣,二則是作者寫國中華文老師的形象歷歷在目。然而,真正讓人心寒齒冷與錯位的,是作者大學主修的是數理,分發國中執教,礙於校內沒有華文老師,充當華文老師之外,更兼華文主任,迄今10年。

這樣的“事故”想來不是特例,或許早已成了國中華文班公開的秘密,以及大馬華教一旦收編在國家教育體系內,就只能在邊上瞻望與等待,就像Khoo“一等10年,仍然落空”。我起先覺得匪夷所思,之前聽在某國中任教的女性友人很認真的詢問:你可以申請到國中教華文啊,我們學校缺華文老師呢。我微笑回答:我的學位政府不承認,況且我SPM國文沒有優等,連當個小學臨教的資格都不符合吶。

原來是這位友人的校長要她教華文,校長說:你是華人,教華文沒問題的。可是,友人大學的專業是地理。她不想誤人子弟,沒接手教華文。這所國中的華裔生佔多數,後來友人無奈的接下華文,至今好幾年,自己喜愛的地理反成了陪襯科目。學校華文師資仍不足,主修華文的少之又少,只要是華人老師,華文稍好一點的就披甲上陣教華文。

去年,我在獨中代課兩個月,才知道獨中其實不缺華文老師,甚至過剩,遂聽說一位拉曼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因為該校的華文老師額滿,就安排他教國文。

多麼的反諷,國中有山寨版華文老師,獨中有山寨版國文老師。至於我自己念中文系所,雖中文價值水漲船高,開始教書的時候,是教9班地理,配一班華文,非得殺出一條血路(黃錦樹語)進修英文,一旦將中文和英文放在同一個平台,英文優先,毋庸置疑,教華文落得“面黃肌瘦”的。我才是正版的山寨版英文老師。

回到Khoo Jacky的文章,我們早已耳聞國中華文老師是包山包海,全方位的老師。一來是國中華文老師,教的級數多,二來是擔綱的課外活動多,又兼文員。國民型中學華文班尚好,獨中華文又尚好(以至於在獨中華文老師視華文為理所當然)。相比之下,國中合格華文老師本來人數就少,湊個數教華文的國中華人老師所在多有,苦水只有往肚裡吞,特別是各縣市、跨州的比賽,華文老師首當其衝是帶隊和培訓老師。

Khoo的〈山寨版華文老師〉在在讓人想起都德的〈最後一課〉,華文老師把每一堂華文課都當最後一課來教,深怕哪一天華文在校園裡自然而然消失,因為並非所有華裔學生都認真上華文課,甚至有華文課“好混”的心態,以及每年PMR、SPM成績出爐用放大鏡來檢視華文A1比率等等。華文不是死於外患,而是內憂,當國中華文老師無以為繼,就是華文壽寢的時候。國中華文老師雖是山寨版,我們仍要為你們喝彩,加油!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