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巷

六巷

《南洋商餘》·楊邦尼· 2011/05/05

 

在大古來十九哩六巷(liukˋ hong),巷子裏有一間姑娘堂(guˊ ngiongˇ tongˇ),很久以後才知道凡叫姑娘堂的就是天主教的修女會,我確實看過姑娘堂裏有裹著灰白頭巾著長袍的姑娘,院子有鞦韆,花樹掩映,長型木板房的教堂掛著十字耶穌受難像,戶外壁畫上有罩著光圈的聖母瑪利亞,我現在想起那墻上的畫,安詳,神秘,夐遠。姑娘堂早沒了,變成尋常百姓家。

我在大古來六巷有兩個家,一個是9歲以前的,一個是上初中以後,中間的時光是在三巷。怎麽就是一幅普魯斯特小說描寫的畫面,一條是蓋爾芒特家那邊的道路,一條是斯旺家那邊的道路,兩條互不相通的路子,迂回,阻隔,在後來的日子竟又重逢:

走過的人生旅途上阡陌縱橫,道路崎嶇,但是路似乎都是相通的。

從三巷底的家,走到六巷的家,經過街場爿爿低矮的店屋,最高的有兩層樓,德華電器行和新有利豬肉店,電器行和豬肉店沒了,倒是店門外每天早市仍有魚攤在擺賣。

六巷有三個入口,好像愛麗絲闖進黑色森林,一個從五巷進,穿過房子與房子之間騰出的小徑,就可以到六巷的一頭;或是繼續沿五巷,過橋,我們曾在溪邊撈沙蟲,五巷這邊的地勢和房子底,六巷上頭的地勢高,穿街走巷對小孩子來說是很容易的,我們知道走哪條小路或狹溝就可以最快到達。另一個入口算是正門,從拿督公廟口進,兩邊的店屋,從前有間藤店,弟弟在那裏當過學徒,另一間古申店。

六巷呈回字型,回型右下角是正巷入口,從五巷的狹弄進入回型左側,回型上邊和右邊的房子後面是菜園,一直延伸到火車路。六巷家家後院都可以種菜,種果樹。你們瞧,這是我六巷655號家後面的風景:

隔壁家種番石榴、紅毛丹、菠蘿蜜,我們家有木瓜,以及累累的絲瓜藤蔓爬滿整棵菠蘿蜜樹。隔壁數間,有老阿嫲的菜園子,我們偷偷的走進,滿是綠色和陽光、蜻蜓、蜜蜂、蝴蝶、豹虎,還有一池長滿綠水草的水塘,水塘深,深不可測,只要是不見底的水,都有水鬼。阿嫲每天將菜園子的菜採摘,清晨提著扁擔竹籃挑到街場賣。

我在六巷是相當愉快的,常常跑到屋後的菜園玩,玩到天將黑。媽媽用客家話大聲嚷嚷:幾點了,還不回來沖涼,吃飯!腳丫子沾滿泥濘,媽媽打井水,一桶一桶的澆灌在身上,冷冰的水,暖暖透紅的炭爐,和爆炒的菜香。

初中三搬回六巷,這次是住進婆婆家,房子大,有五間房。房子通風,月光裸身的照進天井和窗子。沒有月亮的晚上,在自家天井,仰頭就是漫天星輝。雨季,風颼颼的吹,夜半涼初透。

我再次回到六巷的家,是為了出租老房子。那個在兒時眼裏寬敞的六巷怎地變得好窄,我在屋子邊的草叢捉蚱蜢,撲蝴蝶,幾個赤身黝黑緬甸裔的小男孩張大眼睛在瞅著我,孩子心想:你從哪裏來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