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腳中文,彈跳力道

跛腳中文,彈跳力道

《東方日報》·2011年5月9日

大馬擁有最密集與完善的華語文教育,從華小、國中、獨中到三院,以及大專中文系所,更別提各地的鄉團、華團,各級學校的華語演講、辯論、揮春、書法、中華知識比賽,甚至保留比中國大陸更傳統的習俗和節慶,華語文的運用像陽光、空氣和水那樣自然。馬華文學不只立足本土,成為華語系文學重要的組成部分,無論就量,就質,馬華文學(在地,或旅臺)仿如熱帶異聲,大馬華文堪稱奇葩。

這樣引以為傲的華文成績,一旦進入「一個大馬」,便成為「外語系」的一支,巫華語言的鴻溝和意識形態,在相互轉譯中猶見彼此的陌生與疏離,從來沒有真正傾聽與理解,於是出現在中國溫家寶總理訪問大馬的歡迎儀式的巨幅看板的字樣,巫文寫得莊重如儀,中文反成了「跛腳」語文,這就是我早前提及的「破碎的華文」(2010年4月19日)以及「大馬華文何去何從」(2010年8月20)的由來和焦慮。

然而,無論是溫總理或首相納吉的一笑置之,不再追究,大人不計小人過,協議簽了,互惠互利,馬中情誼未減,而更深。無論是人翻譯,還是谷歌翻譯,都不是重點,而是我們自詡的中文,說穿了是「國王的新衣」,華社、華教、華文媒體自我感覺良好就好。更無需非找精通中文的官員來翻譯,這樣的巫中翻譯一般人其實就可勝任的,「跛腳」中文翻譯出現在官方場合在我看來不突兀,而是普遍現象,只是正好「跛腳」中文在媒體聚光燈,放大之後的暈眩效果,露出「天呀,這是哪一國中文」的愕然表情!

我們當然知道「跛腳」中文翻譯的背後,和官方對華文的心態有關,從教育,到考試等等。

如果這次的中文跛腳是有意義,它突出巫中、中英、印巫,或各族之間仍活在各自語言的樊籠或屋子。語言的跨越,消融是需要龐大國家機器的運行,比如獅城的語言政策。

可是,我更想追問的是,我們不是從小就學習三語(華國英),何以三語落得零零落落,最後自我的母語中文反而寫成、說成,近似外語水平。這樣的例子,最常出見在國營或私營電視臺的華語新聞,或是新聞報報類的節目,播報員總愛在新聞播報中加入「無論如何」,以及大量重複、累贅的語詞,新聞或時事類的節目不都要求簡潔、不拖沓的表達嗎。

即使是文化類的華語節目,撰稿和評述的能力有待提升,於是少則30分鐘,多則一小時的華語文化記錄類的節目聽下來,愈發突顯中文語詞的匱乏。我的判別是以中國的中央臺、鳳凰衛視或是臺灣的中天、TVBS的華語節目為標桿,如此的高要求來審視本地華語節目或是日常的表述能力,套句近日流行的語詞叫「小三」,扶不正。

跛腳中文,有別於「正常」中文,而是如何利用跛腳,彈跳的功力,謀劃與實踐一條大馬華語文的路子,而非自甘淪為外語的水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