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建校,如何論述

百年建校,如何論述

星洲日報/楊邦尼‧2011.05.15

這幾年,獨中不約而同,相繼迎來各自學校的百年慶,從最早的1908年坤成、1912麻坡中化、1913年分別有新山寬柔、森美蘭芙蓉中華以及馬六甲培風,其實今日獨中多數是先設立小學,再初中,至高中。於是,百年校史中,當中有部份是小學史,只是華小納入國家教育體系,真正意義上的校慶活動反而是由獨中承擔,華校史在獨中的防護下繼續延綿與撰寫。

教育是百年樹人,如果一百年前種下的樹,一百年後,若沒有遭戰火焚熾,或是人為砍拔,應該是一棵蒼鬱參天,或峻挺,或古樸的大樹,這樣的百年老樹,一樹碧青,是有靈魂暗生的,悄然的在校園裡守望,親睹百年風雨,人事更迭,從建校,歷經二戰,建國,教育改制等等,一路走來,自始至終,堅守華校本色,理應是風華絕代。

獨中熱鬧迎百年校慶,循古的方式不變:校慶儀式、出紀念刊、義賣、校友回校、講座、文娛表演,興建大樓、籌款活動,以及免不了的壓軸,千人宴或萬人宴。有沒有其他方式,讓百年學校,不張揚,低調聲中,回到歷史的零點,看著老照片,翻閱舊課本,泛黃或蟲蟻嚙吮的作業、標本,在百年之中任何已經遺忘或腐朽的故舊文物,一台中文打字機,蠟紙手寫的考卷,油印機,銹跡鐵片風扇等等,百年氣味的芳香,或淬煉,需要一顆沉浸歷史的心,慢慢領略。

換句話,百年校慶,不只定調在“熱鬧”、“大型”的活動,其實是可以讓百年學校在歷史路口,停下來,回眸、釐清、瞻望,看看這片立足的學校,如何從最初的幾十人的小學,至今上千人的獨立中學,如何扎根斯土,又憑著統考文憑,遨遊各國各院校,進而貢獻家國。

這樣來看各獨中的百年慶典,欠缺的恰恰不是“活動力”,而是“論述力”。

論述力不是口號或標語,論述力是對人、事、物的體察,以及對教育本質的探尋、思索,並且在如履薄冰行徑中實踐。論述力,是一校的中流砥柱,論述力的最重要展現者理當在一校之長,校長在謙卑面對百年學校,細數校史如何由一代一代的校長、老師和學生,校友,社會人士共同接續,董事和校長視師資之不予匱乏與優良,老師更可以承擔論述力,而不僅僅是作為一位受聘的員工,或教書匠。

百年建校,是對校史的重新認識和發現,比如,馬六甲培風中學之名是出自莊子〈逍遙游〉:“故九萬里,則風斯在下矣,而後乃今培風。”2004年,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北一女),建校百年,出版《典藏北一女》,上下冊,近600頁,從校園歷史、行政教學、師生憶往,凡此種種,“編委會上窮碧落下黃泉,爬梳史料與訪談記錄,比對照片與文物,歷數十次會議,《典藏北一女》付梓,完成了足以跨越時空、流傳久遠的百年校慶獻禮”。而這,正是對百年學校的論述體現。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