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城的舊與新

古城的舊與新

星洲日報/楊邦尼‧2011.05.31

自2008年7月,檳城喬治市和馬六甲古城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近三年來,兩座老城先後接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闖紅燈”的關切:區內建築物高度,燕屋林立等等。古城歷史建築的皺摺、紋理和地貌,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尷尬:一邊是滄桑,失修,頹塌的老屋;另一邊更多了嗆俗和華麗的新修店屋,牌坊,大紅燈籠高掛的舞台。

趁假日,和友人驅車赴古城,剛下高速公路,就一路擁塞到城區,花了近兩個小時。世遺地位帶來了車潮,人潮和錢潮,而古城狹窄的道路,停車位難求,開車進入古城,噩夢一場。

古城核心區只有148公頃,小到只在幾條街圈起的範圍,馬六甲河將古城一分為二,河左岸從打鐵街、雞場街到荷蘭街之間,這裡有各族群的會館、廟宇、教堂和清真寺等等。河右岸,各歷史時期的建築,碉堡,城牆,墓園,紅屋。如果說河左岸是百姓家,河右岸就是官府,兩岸見證古城的歷史嬗變,不管是500年前的,或是近百年的。

古城的尷尬還在於,在地居民和外來旅客所理解的古城,前者是自古、自小生活的,少則10年,長則一輩子;後者是觀光客,半日游,或兩天一夜配套的,究竟哪個才是正真的古城真貌,誰對古城的認識、理解有話語權。或者,無論是在地居民或匆匆旅客,其實看到的古城都不是原來的古城,暴露各自的洞見和偏見。

文化建築工作者張集強日前(5月24日)來到地理學家“講古堂”,以〈城市的記憶與旅遊〉為題,正好切中了作為在地人的記憶和生活,以及旅遊之間關係。世遺的光環,究竟是讓古城獲得哪些更好的維護,還是帶來負面的毀壞,建築與文化的古城,如何迎接旅遊與商業的新城。或者,商業與旅遊凌駕本來就已頹敗的老建築,舊街區。

古城在地人對於張集強引了部落客的一句“一些外國旅客在旅遊馬六甲後,把馬六甲說得一文不值”很不以為意,“對馬六甲下如此嚴重評語,傷害了很多忠貞馬六甲人的感受”。凸顯的正是在地人和旅客本來就是帶著有色眼鏡張看。有許多旅客對古城驚艷不已,同時又不乏旅客對古城敗興而歸的例子。

古城500年歷史面貌和旅客一天半日的行程,就只好是走馬看花,問題是如何讓各國旅客既能多看幾個景點,又能對古城的前世今生留下深刻印象,甚至重遊。這就需要在地人、文化人、旅遊業者和官方,描摹一幅古城縱深歷史人文的圖景。換句話說,在地人和旅客其實是可以為古城打造一個既是生活的,又是旅遊的古城,套用台北故宮的標語:old is new。

在古城住上一天,或一年半載,不是重點。而是古城的舊如何呼喚新,千萬不要讓新的埋葬舊的,就像在古城區硬要闢建一座簇新的世遺公園,哎!覆水難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