檳城的英語社群

檳城的英語社群

星洲日報/六日譚‧楊邦尼‧文字工作者‧2011-06-20 

6月假期,我從檳城搭渡輪回到北海,回望島嶼,檳城(或喬治市)有幾個語言區塊不同於半島和東馬。純粹從種族劃分,馬來人已超越華人,佔43%,華裔41%,印裔10%。然而,在檳島另有一個族群是以英文作為紐帶,城市中產階級,白領,早期和英殖民政府密切關係的峇峇娘惹後裔,或教育程度相對高,留學英美澳回到檳城的兒女,英語不只作為跨族群的共同語,有別於講華語(或方言)和馬來語的社群,檳城的英語族群在我這個講華語為常的人眼裡,是大馬的“國中之國”。

檳島的英語是有底蘊的,不像近日揭露的馬六甲植物園的英文說明看板,語句和文法錯誤百出。然而,對自身所在的百年老城喬治市,檳城的英語人對城區的建築、古跡、教育、宗教、飲食,或廣義的人文與生活,超脫以種族為劃分的思考,而是以“市民社會”的角色介入城市,描繪檳城人對在地的熱愛和守護。建城兩百餘年的喬治市,這幾年的英文書寫,檳城的歷史與人文面貌躍然紙上,“東方花園”的美譽不是浪得虛名。

我在檳島漫遊,驚艷之外,更感動於島嶼民間社團的活力與專業,推開“檳城古跡信託會”的大門,一個以英語為媒介語的非政府組織;參觀張弼士故居,導覽全程以英語進行;原本是到亞美尼亞街參觀畫廊,看到一張孫中山的畫像掛在五腳基,著名的打銅仔街120號,原來是當年孫中山在檳榔嶼的革命地下基地之一,小姐很熱情的用英語和我介紹店屋內有關孫中山的各個事跡、照片,狹長透天的中庭,日影挪移,通風,採光。老建築,是綠建築。

老街區自成一格的檳城福建話,我嗯嗯沒法回應,簡直是外語。於是,我在檳城聽、講、看得最多的竟然是英文。檳城的英文書寫是大馬城市與人文的典範:

邱思妮,檳城峇峇娘惹第五代,畢業於美國杜克大學。或與人合寫,或獨自撰寫英文著作,分別有《檳城喬治市街道》(1993年初版,2011年第四版)、《檳榔嶼明信片:1899到1930年》、《檳城古跡老屋》、《不只是商人:檳榔嶼的德語社區(1800年——1940年》,等等,以及唯一一本有中譯本的《孫中山在檳榔嶼》。

又比如今年5月黃正義出版的《檳城畫像:小印度》、陳劍虹的《檳榔嶼華人史圖錄》、Julia de Bierre與James Bain Smith合著的《雕欄玉門看檳城》(Penang, Through Gilded Doors)、Christine Ramsay的《昔往日:在檳城長大》。其他還有《檳榔嶼及其區域》、《東印度公司下的檳榔嶼》。

參觀龍山堂邱公司,聽見廟堂裡的中年華人婦人隨口就用英文和外國遊客介紹,參加檳城古跡協會主辦的“天成號醬油廠”的活動,建於1912年老廠,或撤銷執照,將於年底搬遷,百年手工釀造醬油成絕響,活動中英語人佔多數。

來臨的7月份,慶祝喬治市入世遺三週年,一整個月的活動,英文節目單,內容多元,從傳統到現代,在地與國際。檳城的英語社群像老房子,散發沉香東西方薈萃的魅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