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話

客 話

《南洋商報·商餘》·楊邦尼·2011/06/30

古來的客家人多,我們從小就是吃鹹茶(ham3 ca3)和菜粄(coi4 ban3)長大的。

即使到現在,親戚往來還是講客話和粵語的,老爸籍貫是“廣東大埔縣白侯鎮”,客家人;媽媽是“廣東羅定縣泗綸鎮”,廣府人。那是我祖父母和外祖母的原鄉,我的他鄉。只憑想像馳騁,我在谷歌地圖找到,雖然同在廣東省,兩地距離800公里,大埔在東,羅定在西。我要分別追溯我的父語和母語的源頭,溯遊從之,道阻且長啊!

所以,接下來,允許我牙牙學語從說客話,再把它譯回中文。如果有客家讀者,請指正。中文(華語)嚴格算起來,是我的第三語,英語和馬來語就只能往後排第四、第五。

捱還系細人欸時候(ngai2 han3 hê4 sê4 ngin2 nê3 si2 hêu4, 我還是小孩的時候),

系講客話欸(hê4 gong3 hag3 fa4 yê3 ,是講客話的)。

屋家人到今日(vug5 ka1 ngin2 dau4 gim1 ngid4,家裏人到今天),

捱的客話系最差欸(ngai2 ge4 hag3 fa4 hê4 zui4 ca1 yê4,我的客話是最差的),

講無兩句(gong3 mo2 liong3 gi4,講沒兩句),

就用華語(qiu4 yung4 fa3 ngi3,就用華語)。

哦,我一句一句硬譯早已破爛不忍聽的客話,丟臉啊!只是,在牙牙學回父語的時候,那個失落的童年記憶,叮叮鐺鐺的一一拾回,鏗鏘的音韻在舌尖、唇齒、鼻喉間打磨、翻轉、滑溜,華語沒有v這個發音,更別說一路丟掉的入聲字,雙唇韻尾m,在客話裡面俯拾即是。我重做小學生,就像當初學注音符號、漢語拼音,如今倒轉過身,用注音標示我久已丟失的父語。可是,其實它們一直藏在我語音系統裡不用,一旦把它們調動,就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這就是我小時候的叫法,我們都是這樣說的。

你們一起和我重溫客話的典雅、古樸,逗趣,可惜有的有音卻沒法找到漢字對應,只能作罷。

暗晡(am4 bu1 晚上)、半晝(ban4 zu4 上午十時左右)、包栗(bau1 xiug5 玉米)、壁(biang1 墻)、家娘(ga1 ngiong2 丈夫的母親)、孤寒(gu1 hon2 吝嗇)、人客(ngin2 hag5 客人)、天光日(tiên1 guong1 ngid5 明天)、拖格(to1 gag5 抽屜)、先理(xiên1 li1 生意)、電火(tiên4 fo3 電燈)、檐蛇(yam3 sa2 壁虎)、吵交(cau2 gau1 吵架)、頭那毛(têu2 na2 mau1 頭發)、做脈個(zo4 mag4 ge4 做什麽,為什麽)、衫褲(sam1 fu 4衣服)、往擺(vong1 bai3 以前)、哦伢(o1 nga2 嬰兒)、遊水(yu2 sui3 遊泳)、油炸鬼(yu2 za4 gui3 油條)、過身(guo3 sen1去世)。

哇,我在客語的發音和華語的一來一往之中,客話寫起來好“文言”,仿佛消隱的中古音,藏匿在閩粵的山嶽、河渠與阡陌縱橫,在客家土樓自成世界,因為遠離中原,時代愈久,文化的基因圖譜在方言中完整保存。

我又張大耳朵,聽老媽和老爸講客話,原來父語未斷絕,流淌在家族的血液裡。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客話

  1. 下午,客家话年AnJu. 我家小弟第一次听到还以为是“按住”。。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