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709書寫,文字的力量

後709書寫,文字的力量

2011年7月20日

709過去了,催淚彈與水炮,圍城與突圍,逮捕與逃竄,影音鋪天蓋地傳來,在地與國際同步。傳統印刷媒體或黨國機器面對互聯網或社交網站簡約的文字、影像和圖片的傳輸力道,在在突顯「阿奇力士」(Achilles)腳踝的致命與弱點;以至於主流媒體的焦慮、恫嚇、顧左右而言他,一併躍然紙上。

709作為「事件」雖結束,然而709後(或後「709」)正在濫觴書寫,本文試著檢讀電子媒體的後709中文書寫,參與遊行/步行的經歷。手中的「愛瘋」手機、數碼相機,個人就是新聞發佈台;待回到書桌,在鍵盤上敲打,彈指間文字躍上螢幕,按鍵,發表。

709的「真相」如果隨著催淚彈的硝煙而消失的話,一篇篇近日在個人部落格、新聞網站的書寫,無論是在場或不在場,709成為共同書寫慾望的客體,像蒼蠅的複眼呈現多彩繽紛斑斕色炫的視域。

在書寫的過程,梳理當下與過往的混亂與恐懼,文字是療傷的藥,更是勇氣的表徵。希臘神話中伯修斯手中的盾牌,腳下的羽翼涼鞋,通過盾牌的鏡面看見猙獰的蛇髪女曼杜莎,穿著帶翅的鞋騰空飛躍,不受阻礙,他看見遭屏蔽的部分。在主流媒體缺席(absent)的,他以文字再現 (represent)。這正是後709書寫的意義所在。

7月9日那一天,早上1 0點左右,我背起了背包,往吉隆坡出發……我看到來自各個族群的朋友,我看到來自各個領域的朋友,我看到站在兩旁的商家揮手鼓掌,我看到來自不同國家的遊客歡呼,我看到店舖樓上的人家揮手,我看到白髮蒼蒼的老人家,我看到揮舞著花朵的小朋友,我看到不方便的殘障朋友加入大隊。」(〈我們萍水相逢但是共同經歷〉)

英語有句話「Seeing is believing」,以排比句不斷強調「我看到」,眼見為憑,未經「綠霸」過濾,這樣的畫面和語句要不沒法上主流媒體,要不被簡單等同於是反對黨的動員。

「小麗和男友約定了上午十點搭LRT從Kelana Jaya出發。要是LRT停了,就從機場搭KLIA Express。想盡辦法向市中心邁進……這時候,小麗才發現,男友依然緊緊的抓住她的左手不曾鬆懈。細細回想,過去的三個小時,男友一直捉著她的手,在最危急的時候總是確定小麗還在身邊。在催淚彈打下的那一刻,男友的位置較靠近出口,他一手把小麗拉到較安全的地方,而自己卻走在人潮洶湧的一邊。」(〈709之戀愛篇〉)

在動盪時刻,有愛在流淌,這樣的真情流露通過後709書寫陸陸續續「再現」在我們面前,即使城塌了,兩個人仍緊緊的靠在一起,太「傾城之戀」了。

709不止有紀實散文,宛如小說,更有詩:

或許直升機掠過紅頭甲的上空/他抬頭時手晃了晃,不小心就咻/或許萬人呼吸推高水炮車水壓/高過醫院安全水平/或許催淚彈攜帶自控意識,附加/高空彈跳技能,一個翻身已經在/紅頭乙驚歎聲中著地/或許某位長官遇見更高的長官/立正敬禮,彷彿下達指令/或許紅頭丙拿槍前拿過鑊鏟/執意在這里升起炊煙/或許傳聞的風還未吹起」(〈我很好,我在醫院〉)

詩句的「或許傳聞的風還未吹起」充滿現實的指涉,以及詩的隱喻與餘韻。後709書寫,我們見證文字的力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