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刀刃,鑾中時評獎

 

文字的刀刃,鑾中時評獎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1-08-02

居鑾中華中學的“文風”其來有自,山城雖遠離文化中心,多年來,我們總一再提起鑾中出作家:黃錦樹在90年代的一把火,“燒”了馬學文學沒有經典的“芭”、由哲學轉入神學的曾慶豹、醫生作家廖宏強、混雜著“鬼氣與仙筆”的鍾怡雯(周芬伶語),在文壇與學術各有立錐之地,儘管鑾中在統考成績未列前茅,鑾中文風儼然是獨中品牌。

學校除了教導出成績好的學生外,有另一種教育的情操是不能用考試和分數來測試的,而我之所以多年來關注鑾中校園的文字寫作,是看到有一群在校的華文老師在考試引導教學的藩籬下,孜孜不倦在鼓動、利誘、激勵學子寫作,仰望文字的星空或匍匐在文字底下,是何等美事。剛出爐的第四屆游川短詩獎,鑾中“文學兵團”幾乎囊括重要獎項,不是沒有道理的。

在國內,寬柔中學於1993年最早舉辦文學獎,每兩年辦一次,可惜多年下來未在校園內形成氣候。倒是鑾中文學獎今年已第18屆,文學獎作品纍纍如實,成了校園最大的文學資產,堪比“校園花蹤”。

此次,擔任鑾中第二屆《太傅時評獎》評審之一。分高、初中組,以1月至4月發生在國內外的時事新聞加以分析、點評、論述。有別於文學評審,“有情感作為底蘊”(鍾怡雯語),時評獎的評審準則,我以為有:

除了引述、概說新聞事件、資料外,從事件中採取一定的“視角”,約翰‧伯格說的“看的門道”;其二,對新聞事件或報導,能看穿新聞背後的操作、權力與知識的角力,拆解偽裝,重構消失的“真相”,或者,表面是一回事,內裡又是一回事。評論的筆調,或嚴肅、輕盈,或夾敘夾議,或抒情中帶議論,或理性中攜感性,閃爍著文字的刀刃。

初中組近60篇,大多同學選擇以日本地震核輻射為題,這則新聞過度發燒,報章評論多如過江之鯽。作為比賽的評論,如何從眾多相同議論的新聞事件突圍,除非能提出或察覺不同於別人的看法,否則就像許多同學,好像是綜合各新聞評論再節錄下來,而缺乏了作者個人的看法。

高中有百餘篇,評論時事廣,可見高中生的閱讀和關心面不同於初中。更能指出事件背後權力的運作,論題有個人的洞見,甚至是對著權威提出質疑,正是評論文章的真髓。時評如果只是歌功頌德就不免落入官樣文宣。一方面提出“異見”,一方面又能讀出作者的個性。如果評論是“筆”的話,那作者的“遣詞用字”就是“文”。文筆出,刀鋒芒!

《太傅時評獎》中的“太傅”遙指西漢的“賈太傅”,即賈誼,其〈過秦論〉,吳楚材評:“層層敲擊,筆筆放鬆,正筆鞭策,波瀾層折,姿態橫生,使讀者有一唱三歎之致。”於是乎,時評議論不再是乾癟癟的文字,而是豐潤的“文論”,恢恢乎游刃有餘之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