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非冰冷建築

校園非冰冷建築

星洲日報·杨邦尼·2011-08-24 17:27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0634

我們試著走進馬六甲培風中學一窺建築如何搭配環境、花樹與周邊的歷史。培風的校園格局是中國傳統的四合院設計,中庭是籃球場,成為校園中心,或聚會,或活動,有兩棵半百年歲的黃花盾柱木,鬱鬱蒼蒼,綻開細碎小黃花令人迷醉,桃花心木已經長到和五樓課室一樣高,走廊植滿搖曳綠竹,竹葉間有雀鳥停駐互鳴,小池有垂柳依依,培風校地固小,可是綠意滿園,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已故國家文化人物獎得主陳徽崇老師在1980年寫給赴台學生的一封信說道:“新山幾十萬華人捐出幾百萬給寬中,只是用來作建築費,而非用作教育——無形但有影響力的教育。寬中徒具規模與外表安定的外衣,只有上課教書考試,不講學術只講分數,沒有教育理想……”(《陳徽崇:他的文字與紀念他的文字》,頁103)

近日新山寬柔中學公佈的大型建設計劃,第一期擬拆除兩棟分別建於1954年的敬業樓和1955年的樂群樓,改建兩幢8層樓高的教學樓,共84間課室,陳老師的信讀來仍教人警醒。鄭良樹曾以新山華社兩次動腦為比喻,一次是領全國之先,拒絕改制;二是在寬柔專科班的基礎上創辦南方學院。只是,這次寬中董事高調宣佈建設大計,在在令關心獨中教育者有惑:趁百年校慶來臨之際,大肆籌款、汰舊換新、大興土木,百年一遇的契機豈可錯失?

新山華社眾志成城,花逾10年,終在古來開闢寬中分校,僅6年學生飆升至4千餘人,獨中人數的整體上升,很大一部份是古來寬中的功勞。然而,硬體和人數可以一蹴而就,校園的軟體,諸如自然環境、師資、學習氛圍、人文景觀、活動空間,是要像“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那樣靜靜的培育與滋長。寬柔古來分校,校地廣袤,學生數年內一躍居全國第三,第一為新山寬中,第二為吉隆坡中華中學。

縱觀大馬大型獨中的校園環境,礙於政策,校地有限,班級人數平均50人,多則60人,學生蜷縮在建築內活動,物理空間深深影響學生心靈空間的發展與認知,四處是建築環繞的校園佈局,學生活在地板、黑板與天花板之間,天地與日月,花樹之盛開與凋落全然未察,學校灌輸的止於“知識”,“情意”闕如。

各獨中校園仍在繼續拆舊建新,我們是不是可以停下腳步,看看足下的校園哪些早年種的樹又不知拔高了多少;告訴學生哪些花在幾月份盛開,好叫同學趕緊賞花,莫待無花空歎息;校園如果有小池塘的話,水裡游了哪些魚,教學生到池畔分辨荷花和蓮花;上地理課的時候,帶領學生到草場,抬頭看天空分佈的雲層,觀天測天氣:卷雲,天晴;高層雲,偶有雨;層雲,毛毛雨;積雨雲,雷雨。課堂的知識不只是應付考試,而就在校園裡付諸實踐。

校園不是只有冷冰或新穎的校舍,而是溫潤的氣息流布。我們試著走進馬六甲培風中學一窺建築如何搭配環境、花樹與周邊的歷史。培風的校園格局是中國傳統的四合院設計,中庭是籃球場,成為校園中心,或聚會,或活動,有兩棵半百年歲的黃花盾柱木,鬱鬱蒼蒼,綻開細碎小黃花令人迷醉,桃花心木已經長到和五樓課室一樣高,走廊植滿搖曳綠竹,竹葉間有雀鳥停駐互鳴,小池有垂柳依依,培風校地固小,可是綠意滿園,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由此觀之,獨中興學的初衷與動力,何須競逐蓋新大樓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