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樓堂:人文情感與邏輯分析

寬柔百年論壇之一:校園建設與永續發展

 

寬柔最美的風景:樂群樓(1955——?)

 

消失的寬柔風景:噴泉和玉蘭樹

 

拆樓堂:人文情感與邏輯分析

 

主講:楊邦尼

地點:新山寬柔中學楊文富講堂

時間:2011年10月2日,下午兩點

 

宣傳的海報是這樣介紹楊邦尼的:寬柔校友,文字工作者。身為寬中校友,我由衷發自內心的驕傲,這樣的驕傲與自豪我已多次在文章中提及,教我音樂的陳徽崇老師,我們是唱陳老師譜寫的歌長大的一群,教我3年地理的張梅芬老師帶我們到課室外辨認各種雲朵,高三華文老師熊素嬌唸李清照的聲聲慢,讓我篤定非念中文系不可等等。而身為文字工作者,我必須謙卑匍匐在文字的膝下,是文字駕馭我,文字帶我翺翔,飛出藩籬,仰望星空,同時又下探挖掘,如深入地底的採礦人。文字的世界遼闊而夐遠。

寬柔學校百年在即,如何回望寬柔,前瞻寬柔,並且同時書寫寬柔是這一代寬柔人的共同志向,是對寬柔百年獻禮——獻禮的形式不僅是在籌款,義賣,金磚,慶典,晚宴,甚至恢弘的建設等等,獻禮可以是安靜與沈潛的坐下來,一杯茶,一壺酒,藉由一來一往的論辯,爬梳,於是今天的百年寬柔論壇第一場開跑,在我看來正是對百年寬柔的一次謙卑恭敬的獻禮。

進入正題之前,讓我們讀一段1925年《柔佛寬柔學校月刊》(第九期)在《言論》“演劇籌款之原因與本校今年之經濟狀況”一文,先闡明該年度的財政收支,再言演劇籌款:

“置有舖業三間:其一間無人租賃;其二欠租私逃;其三欠租數月,因此短收。則於前定之預算表不符,遂開同人大會,報告於眾,從長計議。”(第8頁)

寬柔的老董事們深知“寬柔乃華社之公產”(《寬柔紀事本末》第305頁),不敢冒然行事, “遂開大會” 、“報告於眾”和“從長計議”, 繼續往下讀:

即席洪滌成先生慨然曰:‘余新築之戲院,落成後,報效十天,為學校演劇籌款。’計議已定,請求財政員郭欽端先生,繼續擔任支付,俟洪先生戲院落成後,演劇籌款歸還。從此分段接洽。”(第9頁)那年的話劇由“星洲仁聲白話劇社”出盡義務演出,開演日期定位11月6日至8日。

再讀“本校新聞”第二則載:

本校演劇籌款,既決定舉行,但仁聲社之布景,均寄存馬六甲,不得不早日運來,以便應用。頃見本校司裏黃羲初先生,不辭勞瘁,將於十一月初,親赴馬六甲取來。熱心學務如此,實可嘉也。”(第10頁)

寬柔最早的校訓是“勤儉正直”,於是一分一毫都要用在刀口上,甚至要修養生息。只是,我(們)近10年的寬柔都忙於“建設”:

2001年學生宿舍樓,2002年古來分校動土,2003年兩幢4層樓的活動中心大樓,2005年古來分校第一期校舍建竣,2007年古來分校正式落成,整個工程耗資2千萬令吉。

古來寬中以不到6年的時間落成,可是,如果你走進偌大的校區,發現學校雖佔地30英畝,卻只有高樓(building)沒有校園(campus)。近5千學子只在建築物內活動,而不是在校園活動。

近日公布的校總區建設計劃,第一期即拆除敬業與樂群二樓,建以8層樓的兩棟教學樓,校董言:“在建設前必須先有破壞,敬業樓和樂群樓雖然歷史悠久,但建築物沒有特色,不像英殖民地時代建築具有特 色,值得保留。”“在發展當前,要有取舍,人文關懷雖然無價, 但人要往前看,難以兩全其美。”“ 校友應為寬中的發展向前看,莫強化矛盾情感。”

身為校友,我(們)恰恰是對寬柔有著人文與情感,這就是散居各地各國校友可以“一起回家,力創分校”的情感支柱。我想引一段校友在面子書充滿“情感矛盾”與“人文關懷”的話做註解:

《一日寬柔人,一世寬柔情》

Mocha Mokku 寫於 2011年9月20日 15:41

談反拆,不可以提人文和感情嗎?

寬中對外募捐,公眾願意捐款為的是什麽?對母語教育和自家文化的認同和熱愛。這裏頭沒有人文還是沒有感情了?

地理老師帶孩子們去認識山河,這裏頭是人文了?還是要把山山河河賣給學生了?

歷史老師收集古文物,這裏頭是人文了?還是要把古文物當古董賣掉賺錢了?

一日寬柔人,一世寬柔情,講的不是人文了?講的不是感情了?

董事會和銀行合作,設立網上捐款戶頭,那麽積極地建立和世界各地校友的聯系,這裏頭不是人文和感情,難不成只在乎校友們口袋裏的錢?

以人文和感情為理由來反拆敬樂二樓的聲音,從來沒有以相同的理由反拆邊疆的臨時課室,不是嗎?

除了人文和感情,寬中還教數學、生物、化學和物理,這裏頭還有科學邏輯吧?

議決案的科學邏輯在那裏了?敬樂二樓,是不是要坍塌了?危害到師生的人身安全了?

先談“情感”的部分,稍後才就“議案的科學邏輯”做簡單的陳述。

敬業樓落成於1954年,共12間課室;樂群樓則於1955年落成,亦為12間課室,如果剔除電木工室,敬業與樂群樓無疑是寬中最老的校舍。在美國,舉凡超過50年的建築即為“歷史建築”,不能改動建築外觀,那是國家與全民的文化遺產,所以建國不到三百年的美利堅合眾國處處有活的歷史建築在繼續使用。拆一棟有歷史情感的老建築,拆毀的是所有寬柔人的記憶和美麗。

說敬業與樂群樓是最美的校舍,還在於無論一樓或二樓,雖然老舊,狹窄,風扇咿呀咿呀轉,在課室裏上課,豎起耳朵聽,有嚶嚶的鳥叫;看窗外,劉禹錫的“草色入簾青”就是課室最美的風景。敬業樓前種了黃花盾柱木,每年5、6月是花期,課室外飄著如雪的小黃花;樂群樓則有枝幹蒼勁多結瘤葉子細碎繁茂的牛蹄豆(又稱金龜樹)。敬業、樂群樓除了是寬中最老最美的建築,課室外成排的樹至少有50年的歷史。

按建設大計中的第一期工程即拆樂群與敬業二樓,樓前的半百數十棵老樹亦恐難保。百年校慶,百年樹人,陳徽崇老師譜曲的《記憶的樹》這歌誰還在校園裏唱啊?

哦,這樣說來,身為校友的我(們)不免太感情用事,太sentimental,好吧,那就談邏輯與分析,這個部分下一場10月9日在the Zon Hotel的論壇主講人之一的黃集初校友會有非常細膩、精辟的論據,分析與結論。我今天只是重點的提出,和校友的疑惑與建議,以及董事部何以要蓋兩棟8層樓的邏輯推理:

董事會的建樓邏輯:

1.            新山縣人口激增;

2.            進寛柔學生人數也會跟著增加;

3.            學生人數增加,其實有3個解決方案:

3.1保持半日制,必要時古來分校也改為半日制;

3.2實行全日制,校舍調整下,足夠應付;

3.3建樓:

4.            但董事會用全日制擋下半日制;

4.1因此,董事會必須解釋為什麽要全日制;

4.2最佳理由:符合教育理念;

4.3但古來分校的實驗結果,應是理念雖好,效果卻不理想;

以下是收集到分校全日制不理想的說法:

•             課堂教學:由於課時過長,下午學生集中力大幅下降,導致教學效果不理想,間接也影響了學生紀律表現;

•             圖書館:學生沒有足夠時間去圖書館,降低圖書館使用率;

•             課外活動:分校的全日制模式,變相減少課外活動時間,不利於學生的全面發展。

以上種種,都可以用問卷調查,及實地考察的方式加以證實。但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看到這一方面的評估報告。反而董事會提出的是另一個理由:響應慕尤丁的全日制的政策。

5.            就算要實行全日制,如校舍夠用,也不需建樓:

5.1但董事會說:“以6400的人數規劃,寛中校本部的現有設備肯定不夠;若實施單班制,單單教室就需要140間。”

5.2為什麽是140間呢?如以一班50人計算,6400/50 = 128班,這一點董事會沒有說明。

5.3就算是140間,如何不足法,董事會也沒有詳細說明;

5.4總之就是不夠用。

6.            所以,結論是:建8層樓。

詳細的分析可以在備忘錄與邏輯分析的冊子裏見到。同時,集初學長會就這個部分從現有課室、新山人口與入讀人數、班級與師生比、財務收支,收生人數與流失人數等方面進一步的推理,並得出和董事部不同的結論。請大家下一場一定要出席!

我們身為關心寬柔以及新山華文教育發展的校友、家長、教育工作者及社會人士,對寬中此次發展計劃感到惴惴不安,在此必須向寬中董事部提出誠懇建言,望董事部認真考慮並接納。這裏有我們校友,關心寬柔的各界人士,與其說是“疑問”(質疑),不如說是“釋疑”,就像86年前的那本10月份的寬柔學校學生月刊上說的:“遂開大會” 、“報告於眾”和“從長計議”。

這是我們的三點疑惑:

(1)此次大型建設計劃空前無疑(4千萬,相等於另建兩所古來分校)並涉及拆除寬柔歷史最古的建築有三,且零九年特大事件因事先無公開咨詢導致廣大校友之強烈反應,公眾有理由懷疑,對董事會執行部之公信力已打折扣,請問現屆支持拆樓堂的董事們,在投票通過有關議案前,是否已做公開咨詢?若有,能否公開咨詢程序、渠道、對象和結果。

(2)據悉,在董事會通過拆樓堂案之前,其內部有成立工作委員會/小組,對包括拆樓堂的大型建設計劃,已做研究並提交報告。請問董事會,能否公開該研究報告?尢其就拆樓堂的建議,工作委員會/小組有否咨詢專家意見?若委員會/小組沒有進行這方面的咨詢,其他支持拆樓堂的董事有否代行?面對校友與公眾的種種關註,董事會能否公開有關的會議記錄?

(3)董事會執行部有否推進拆建計劃的時間表?(一年,兩年,或趕在百年校慶前動土等等)又是否會在今年招開特大?董事或其直接或間接持股的公司能否投標參與工程?有無申報利益的規定?

以下為我們的三大要求:

一、 反對拆除敬業樓與樂群樓

二、 反對倉促施行單班制

三、 延長公開討論的期限與途徑

詳細的論述都在備忘錄裏面,藉著今天的論壇,我是情感出發(往回看),以邏輯理性作結(往前看)。情與理,人文與發展,誰說不能兩全呢?

最後,我以一段刊登在《星洲日報》署名為“寬柔人”的投書,其背後所承載的訊息想來就是眾多關心寬柔發展與未來的想望,以及一首《長青寬柔》作為我們此次《校園規劃與永續經營》講座的結語,更是對百年寬柔即將到來的一次謙卑的提問與獻禮:

“雖然北一女有3千餘名學生,校地有6.4英畝(僅2.6公頃),“走進這所一百年的老學校裡,報到的新生或外來的訪客不難發現許多老建築和新設備並陳,提供綠園學子最佳的學習環境。”(第100頁),相對新山寬中的13.5英畝,分校的30英畝,何者更大呢?那麼,當百年校慶來臨之際,我們走進寬中新甘光海邊丘坡之上,舉目有新大樓高聳,沒有老建築的校園裡,歷史成了幽靈。”(《星洲日報•言路》2011年8月15日)

 

《長青寬柔》

陳徽崇曲

陳再藩詞

前人披荊前人種樹

悠悠海峽75載

前人披荊前人種樹

鬱鬱樹蔭綠碧藍天

萬千學子化雨四方

百花成蜜為誰辛苦

今日青青是寬柔子弟

明朝巍巍鋳母校歷史

謝謝大家。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拆樓堂:人文情感與邏輯分析

  1. yiheang1022 says:

    宽柔之歌,至今仍会哼唱。此曲不灭,一如宽柔情。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