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柔百年論壇的意義

寬柔百年論壇的意義

《星洲日報•大柔佛》•楊邦尼•2011-11-6

10月的南方,因為新山寬柔中學董事部“大型建設方案”出爐,擬議拆除兩棟分別建於1954年和55年的敬業與樂群樓,蓋以兩幢8層高教學樓,一群散布各國各地素未謀面的寬柔校友通過面子書鏈接,組成“寬董擬拆樓堂案關註小組”,在沒有任何團體“願意”出面協助下,主辦了兩場《寬柔百年論壇》講座,為寬柔百年獻上一份謙卑的獻禮。

10月2日,第一場《校園建設與永續發展》,古跡保護與文化工作者張集強在論壇中提及華校百年歷史“致命的腳踝”,雖然華社趾高氣揚宣稱大馬華教的百年史如何舉步維艱,胼手胝足,是大馬足以傲視中臺以外,從最基礎到最高等的華文教育云云。可是,如果我們停下腳步,看看華小,獨中,國民型中學,細數百年來,究竟留下多少百年建築。張集強的發言,令現場聽眾,不禁黯然思索!

恰恰,有英校背景的學校,通過一張張墻上斑駁褪色的照片,校園裏仍矗立百年的建築與校舍,繁華與滄桑,戰火與孤寂,在校園裏靜靜的流淌著,這樣的歷史感,在華文學校,一並從缺。於是,一部可歌可泣的華校史,原來是一部不斷拆,遷,建的大型建設史。

主講人之一的李書禎,前坤成獨中校友會會長,把聽眾帶回2007年,在坤成百年校慶的前一年發生了四合院“拆樓”事件,怪手、推土機嘎嘎的把屋瓦、柱梁推到。低矮有綠茵的四合院課室換來高聳有電梯的玻璃帷幕大樓,恍如公寓和辦公樓的校園景觀。2008年坤成百年沒有守住老校舍,摧枯拉朽,華校百年建校史一片慘白。

10月9日的第二場論壇《新山華教,路在何方?》,延續第一場而來。從校園的建設到發展,身後總有華教和政治的糾葛。簡言之,華教運動和政治“共舞”,於是,主講者劉鎮東,新紀元學院校友會會長,早在新院求學就“奮筆疾書”,為剛剛草創的新紀元在“大學星圖中”尋找方位,而不是忙碌的建設,其引林連玉的名言:“對付破壞最好的答案是建設”,當中的“建設”就狹隘的等於硬體建築的建設。

南院中文系主任安煥然博士,從古跡談到教改,引郭鶴堯老先生的話:“我們辦學,最反對半桶水扮教育專家。董事根本是外行人。教育問題,應讓專家處理。”直指當前董事與校方之間的“齟齬”。華研副研究員黃集初,從教育理念著手,抽絲剝繭今日華教或獨中的“榮景”其實滿布“陷阱”。因為華教工作者或說不清楚,或沒想清楚,或土法煉鋼的走出一條華教之路,“血和汗”成了華教心酸的刻印。從早年的只求學子可以“入學”,至於“教育過程”到“教育結果”,往往就只能忽悠略過。

兩場論壇,通過主講人和觀眾的交相互論,從最初衷的“保樓”開始,到場聽眾或“來者不善”,到最後論壇已逾時而不得不結束,此時的觀眾“來者不散”,帶著理解,傾聽,釋疑,思索寬柔百年如何走來。

起碼,對這個“出師無名”,取名又拗口的關註小組而言,成員跨越美國、香港、新加坡和本地,各自有工作,時差和地域的阻隔,小一點的是新山寬中,大一點是獨中、華教,立了一個理性論辯的典範。他們共有一個名字,叫“寬柔”。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