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培風《新苗》茁壯

百年培風《新苗》茁壯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1-11-22 09:19

舊《新苗》

新《新苗》

http://issuu.com/85114/docs/xinmiao52

這幾年的獨中,催枯拉朽的相繼迎來百年。古跡與文化工作者張集強在“寬柔百年論壇”(10月2日)提到:“很多學校有百年歷史,校園的空間卻沒法讓人感受這是一所有百年歷史的學校,是非常可惜的。”

校園的老建築沒法好好的保存,拆舊建新是獨中發展的“必要之惡”,張集強以人文的角度審視獨中近況:“受制於國家教育政策,華文獨立中學增校開辦之困境,在有限的空間條件之下,為了持續擴大教學空間以吸納更多學生,一部份獨立中學董事部傾向於拆除校園老建築,增加建築樓層,以硬體建設推動學校進展。學生人數增加雖然是好事,可是在過度追求學生人數成長以及硬體建設績效之下,往往忽略了教育的人文及人本需求,如教學素質,校園文化、集體認同感。”

作為馬六甲唯一的培風獨中2013年即將百年,走進這所不到5英畝校地的校園,我們看見舊的如何呼喚新的,新的如何承載舊的,培風是獨中校園最綠意盎然的。讓我們讀一讀已出版超過半個世紀的培風校刊《新苗》,作為校園刊物的《新苗》從上個世紀中,一路跌宕走進百年校慶。

1950年《新苗》創刊,2010年10月出版第50期,恰逢60年,製作了“嫩葉細細開:新苗六十年成長史”特輯。60年的校園刊物放在獨中史已然是奇跡與奇葩了,即使是老牌的文學雜誌《蕉風》(1955年)只能算是“師弟”。

“《新苗》可說是我國華文中學最早期的一份學生文藝刊物。在當時馬華文壇反殖反黃運動中,充當先鋒,影響力頗大。”1967年停刊,1985年鄧日才校長力促《新苗》復刊,根在,幹在,枯木逢春,第51期寫道:“年初,校園內的黃火焰樹不知道因何緣故而枯萎。那時見狀,覺得可惜,以為它就此枯死。誰料,經花王將白蟻噬壞的部份砍去後,黃火焰樹又活過來了。農曆新年的時候,整樹茂密的綠葉,現今也已開花,真是枯木逢春。”(文溯懷)

培風的校園小,是典型的四合院格局,院內有兩棵半百的黃花盾柱木,沒有因為發展和建設而犧牲掉,而是安靜的看著樹下又有新的學子在朗朗讀書,培風人可以驕傲的說:這是棵記憶之樹,不容砍去!

《新苗》定位為“一本專屬培風人的文藝專刊”,最新一期的專題為〈文學的高閣草芥:說故事的年代,從筆端開始〉,從封面、排版、繪圖、字型、內容等早已超越了中學生的視野,直逼最高檔次的純文學雜誌亦不未過。一年兩期,以學生的作品為主體,另有老師和校友為襯。

培風中學的文宣出版組,除了負責每年兩期的《新苗》,《風訊》和畢業刊,辦公室內文件、報紙和書籍堆疊,數台電腦,有校訊社的同學在打稿,更是百年培風特刊的基地,成了校園的文字編采中心。培風董事長,校長,對《新苗》、《風訊》不過問,不插手,由專職的老師、職員和學生們全全負責,一手包辦。

百年鵬飛,培風有逾60年的老文藝校刊繼續寫下,歷史與人文的顏色歷久彌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百年培風《新苗》茁壯

  1. The Reader says:

    待新苗綠樹成蔭之時,
    開出的花會飛遍漫山遍野!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