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讀1925年《寬柔學生月刊》

重讀1925年《寬柔學生月刊》

《星洲日報•大柔佛》•楊邦尼•2011年11月27日

寬柔百年在望,同樣即將在2013年迎百年的馬六甲培風獨中早已啟動“百年鵬飛”,走進培風校園裏,讓每一位學生、老師或外賓把整座校園當成“校史室”,於是一個轉角,或電梯口,張掛一幅幅黑白照片,色澤漫漶,告訴你:這是一所百年校園!

那麽,寬柔的百年史又如何敘說呢?寬柔小學隸屬政府,真正意義的寬柔史主體落在新甘光海邊的寬柔中學。近日的董事忙於“校本部15年大型建設方案”,似乎忘了新甘光校舍在1950年落成,1951年正式遷入新校園上課,設立初中部,(《寬柔記事本末》第139頁),今年恰好是60年,一甲子的寬柔中學史顯得“無足輕重”。

讓我們再把時間調遠一點,跨越長堤,到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圖書館,翻閱寬柔學校的歷史,寬柔史料被新大圖書館當“特藏品”好好的保存下來,並掃描成電子檔永存。1925年《柔佛寬柔學校學生月刊》(第九期)在《言論》“演劇籌款之原因與本校今年之經濟狀況”一文,曰:

置有舖業三間:其一間無人租賃;其二欠租私逃;其三欠租數月,因此短收。則於前定之預算表不符,遂開同人大會,報告於眾,從長計議。”(第8頁)

1925年的寬柔學校只有小學部,胼手胝足,資金捉襟見肘,在月刊首頁慎重交代一年的財務狀況。寬柔的老董事們深知“寬柔乃華社之公產”(《寬柔紀事本末》第305頁),戒慎惶恐, “遂開大會” 、“報告於眾”和“從長計議”。

“即席洪滌成先生慨然曰:‘余新築之戲院,落成後,報效十天,為學校演劇籌款。’計議已定,請求財政員郭欽端先生,繼續擔任支付,俟洪先生戲院落成後,演劇籌款歸還。從此分段接洽。”(第9頁)

學生月刊記錄董事的這席話太傳神了,感嘆詞“慨然”把早年董事的語氣盡收,我們仿佛聽到看到洪先生的一聲嘆息和決議:“哎,好吧!就等我的戲院建成後,報效十天,為學校義演籌款。”話劇由“星洲仁聲白話劇社”出盡義務演出,開演日期定11月6日至8日,“戲院”原址就是今天紗玉河畔上演寶萊塢印度電影的“百老匯”。

再往下讀:“本校演劇籌款,既決定舉行,但仁聲社之布景,均寄存馬六甲,不得不早日運來,以便應用。頃見本校司里黃羲初先生,不辭勞瘁,將於十一月初,親赴馬六甲取來。熱心學務如此,實可嘉也。”(第10頁)

想想看這本86年前學生校刊仍帶著“半文言”的句式,把許多細節像“史書”那樣記錄,因為演出的道具在馬六甲,司里(相當於今天的總務一職)黃羲初二話不說親自負責領道具。 “熱心學務如此,實可嘉也”已蘊含史筆的讃語。

寬中校本部大型建設方案公布3個月來,寬柔校友會理事會迄今“未討論”(不便表態?),卻又在日前吉隆坡熱鬧舉辦第二屆全球寬柔校友會嘉年華。述往事,知來者。意在斯乎?意在斯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