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出水面的《騎鯨少年》

浮出水面的《騎鯨少年》

《星洲•悅讀周報》•楊邦尼•2006年11月2日

 

《騎鯨少年》(1982年)是陳克華的第一本詩集,像許多早慧成名的詩人那樣,他們當年出版的第一版詩集多年以後再回望像是“燙金的絕版”,比如夏宇的《備忘錄》、許悔之的《陽光蜂房》,要麽出版社倒了,要麽重新排印,出版,不然,它們就永遠淹埋在書市的荒冢裡,頂多在選集裏讀到零星的一些詩,像散佚的星光,令人舉目遙望。

我手邊買到陳克華最早的詩集是《我撿到一顆頭顱》(1988年 漢光出版),封面和內頁有陳的畫作,大多是裸體的男女素描,很色欲、神話、耽美的情調。從此之後,凡有新的詩集出版,我陸續買下:《星球紀事》、《我在生命轉彎的地方》,還有那首〈肛交之必要〉收入在《欠砍頭詩》裡當初沒有出版社敢出版……

《騎鯨少年》繼續沈遊在海裡,直到2004年,我在獅城Kinokuniya看到了我引頸長盼的那個赤身少年騎著白鯨在海面上出現,我感動得無以復加。

少年安得長少年,寫〈騎鯨少年〉的詩人當年才不過是二十出頭的小子,只不過這一沈浮,再浮出水面時的少年已來到人生的中年,可是“青春無敵,中年不悔”,絕版的青春經過歲月的淘洗,今日再讀那少年的文字,我們仍然“驚艷”(或“驚厭” 顏艾琳語)。

原來在詩裡,那位裸身騎鯨少年就是陳克華,他許諾:

他將會駛回我們溫暖的海灣
率領著極地野生的鯨群;
……
所以必須等待。
那一條最高的水柱出現
白鯨上屹立的少年
永遠地朝我微笑揮手
呵,永遠童年似地
在我冰封的堤外洶湧航過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詩慢慢讀.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浮出水面的《騎鯨少年》

  1. imreaders says:

    喜歡陳克華的詩

    • signifer27 says:

      我喜歡他早期的“情詩”,比如《今生》:

      我想走回到錯誤發生的那一瞬
      將畫面停格
      讓時間靜止:
      你永遠是起身離去的姿勢。
      我永遠伸手向你。
      (1985年9月10日)

  2. 夏侯楚客 says:

    我已多年无诗 在法国 已经 很秋很秋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