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淺的書店

擱淺的書店

《星洲·悦讀週報》·楊邦尼·2006年6月8日

(《一頁臺北》劇照)

……曾經,在誠品敦南,J安靜看他的,我看我的,相忘江湖,我理想的書店,閱讀的拜占庭,從此不再擱淺。

後來,我不再冒然的一個人逛書局,怕擱淺,無人搭救。

對那些曾經留臺的大馬華裔生在臺灣留學的那幾年同時也銘刻了閱讀的美好時刻:在敦南誠品,在地下室樓梯間糊滿各種異色海報的唐山,春日二樓妖麗的女書店,三層搭建得像違章建築的同志晶晶書店,還有重慶南路上一字排開老舊的商務、三民、中華……

在半島,最常去的大眾,它是馬新兩地書店的代稱。賣場很大,詩人寫道:“書局簡化成文具和字典”,我雙手贊成,再加上總已是過期的國內外雜誌和佔上一半的中小學作業、參考書。

這幾年,我認了。買臺版書對我這種貧困的小知識分子太奢侈,太昂貴;簡體字的大陸書是原價的一倍,比如人民幣30元直接等同馬幣30元。我經常在書店擱淺,不是上了岸,而是遊不回閱讀的深海。

學著自救。趁周年慶或假期全店打折時才走進去,或者是在成堆上面寫著每本8元,3本20元的平臺上巡遊、磨蹭書頁,也許意外的遇見你心儀的作者,書藉。我成了班雅民筆下的拾荒者。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有三面窗,下午日光斜照進來,魚缸裏養著水草和綠藻嘟嘟嘟的冒出水泡,那是天然的氧氣耶,孔雀魚漫遊,水蝸牛爬在缸壁。遠處,可以清楚看見蒲萊山,詩人木焱來到我房間指笑著說:“原來你也有一座斷背山在這裏”。

那些年在臺北癡迷買書,想來是年少輕狂。書大部份封箱,還有幾本在海關被“查封”。在房間,立了三爿書架,擺上我鐘愛的作者和書藉,成了我理想的書店,閱讀的拜占庭,從此不再擱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純粹散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擱淺的書店

  1. Stulang Laut says:

    真巧,才剛發佈完誠品書店進駐香港的文章,
    來到您的部落格就看到一頁臺北和誠品敦南店的字眼
    真是開心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