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年的冷清喚回來

把一年的冷清喚回來

《南洋·商餘》2012/2/2

古來有一條很老的年貨街,緊鄰聯邦大道十九哩大街。

只是這幾年霸級超市在古來毫無節制雨後春筍野如蕨藤蔓的孳長嚇壞人,古來真的有這麽大的消費人口嗎!傳統雜貨店,沿街擺的pasar pagi,暗自落寞,擺攤的少,漫街走的人跟著少。從我六巷老家步行到街場,特別是星期天的早市,人聲沸騰,哐啷鐺鐺,只是這樣的街景急管繁弦,零零索索,存留記憶匣子,只有一次我在檳城喬治市的老街區,見沿街的檔位,熙攘雜遝,流動的盛宴,我十九哩的街就是這情景。

隨著原來居住在十九哩一巷到六巷的華人一戶戶的搬到臨近新建的花園,巷子裏多了頭頂籃子的婦人,小女孩的額頭或雙頰塗上白色香木粉,皮膚黝黑的男人裸上身下半身纏著沙龍,從什麽時候開始華人巷成了緬甸村,房子要不空著頹荒,要不廉價的租給合法或非法的外勞。我的十九哩異色橫生。倒是街場的幾家賣豬肉的老店繼續營業,樹桐大的砧板像古董不知剁了多少五花肉,豬腳,排骨。

起碼,十九哩的商鋪大致保留50年或更早的樣貌,只是我惴惴預感這爿爿低矮“砂籬”屋頂的店屋終有一日拆掉,我偶爾行經,不免多看,哪家店空了,哪家改成手機店,哪家頂讓給外勞,哪家店大門招牌字跡模糊,歇了業。整條十九哩大街從六巷一直到新村口種滿了青龍木和雨樹,約略30年前種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十九哩聯邦大道有古來最美的綠色甬道。

只有那麽一天,大街熱鬧一回。要把往年的熱鬧一夜帶回來。每年的年二九,從傍晚開始,十九哩大街從五巷口到三巷,短短百公尺的街,擺滿檔位,最醒目的是靠近三巷口搭起紅澄澄的雨棚,喜氣洋洋的,堆疊如山如城墻的柚子,蕉柑,舊時年節的味道一一重現,摩肩擦踵,要趕在歲末最後一天辦年貨,吃的,用的,穿的,裝飾的,一脫拉褲,一街子像畫卷打開來。這幾年都是老媽在街邊檔購的猩紅T-shirt十令吉一件,成了新年衣,討喜的顏色。

從年三十除夕,到至少年初四甚至更長的時間,華人商鋪大都不營業,要買足好幾天的食物,雞,豬肉,燒肉,魚,蝦,或海參,過肥年從肉下手一點都不手軟,堆滿冰箱!

十九哩大街的早市本來是熱鬧的,店家或檔位清晨五、六點就亮了燈,那是割膠的黃金年代。時移事轉,反倒是年終的最後一天,愈晚的大街愈歡熱,勢要把一年來街市的冷清一夜喚回來。我們家雖已搬裏六巷快十年,倒是年年年二九又都要走一回街場,古來的鄉民們這一夜傾巢而出,原本就已經狹仄的聯邦大道停滿了車。

只有一晚的年貨街,成了古來華人的集體鄉愁,一家子,一夥人出來,只為感受年前歲末的年之古早味道,市井的,叫喧的,紅彤彤的,街邊有古來著名書法家曾河中和他的兒子現場寫春聯,對聯,空氣中有肉幹燒烤的油香,以及各種大小不一的年花,銀柳,等等。有商家在巷口放煙花,點亮年二九的夜空,燦爛而驚喜!

短短的年貨街一直到午夜人群才慢慢散去,這時只有豬肉店的燈亮著。街心空了,路寬了,十九哩雞場的夜,靜靜的,迎新年。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