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的歷程:許裕全

寫作的歷程:許裕全

《南洋文藝》•楊邦尼•2012年2月1日

 

2010年,許裕全以小說〈女豬〉獲臺灣聯合報小說評審獎,新詩〈Fistula〉獲時報新詩首獎。在12月的臺北時報文學獎頒獎禮上,許上臺致辭,手裏拿了一本第14屆時報文學獎作品集,說了一段陳年舊事:在大學的時候,讀了駱以軍得獎的小說〈手槍王〉,哇,竟然看不懂。

90年代的黃錦樹、鐘怡雯、陳大為等人搶攻兩大報文學獎(中國時報和聯合報),取得臺灣文學的“身份證”或入場券。同樣的留臺,在南臺灣的許裕全其實已在成大鳳凰樹文學獎獲新詩首獎,全國學生散文獎第四名。只是,和前(同)輩們的兩大報文學獎高曝光相比,許的文學獎的“含金量”低。散文和新詩最早收入在《馬華當代詩選 (1990—1994)》,《赤道形聲:馬學文學讀本Ⅰ》。

在大馬,許亦參加文學獎,1993年第二屆的花蹤新詩入圍作品〈歡迎你到臺南小北夜市〉,以後的花蹤許從未缺席,只是離首獎總差一步,很近,很遠的寫作歷程。這樣算起來,許的文學寫作歷程算是資深的,然而和同輩或晚輩諸人,居臺或留馬的一幫寫作人的文學(獎)成績,許的文學姿態顯然是“一步一腳印”,而非“一蹴而就”的搶占了文學寫作的場域。

參加文學獎是寫作者磨練筆鋒的殺戮之場,講實力,靠毅力,以及幾分時機。時機到了,實力和毅力不減,殺出重圍。許裕全就是那樣長跑型而低調的寫作者,寫作之路正迢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