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來考

 

古來考

《南洋商餘》•楊邦尼•2012年2月16日

 十九哩街場,最高的店屋

我是古來人。

從小,我的古來很大,等到自己慢慢長大發現我的古來好小。在十九哩或客家話念成十九碑(siip giuˋ bi)的幾條巷子穿梭,頂多加一條臨聯邦大道的街場。遠一點的古來巴剎街,二十一哩(Kulai Baru,意為新古來),我的古來全長三哩,於是從地名就可以約略知道古來的先後開發史,最早的古來,就是那個被大火連燒兩次,大水淹過n 次的古來大街,有郵局,火車站,光明戲院,牙科診所,人民西藥房,鐘表,洋服,中聯百貨的那條街。古來是從這裏開始發跡的。

然後是十九哩,我不斷叨絮像老婆子的我的古來其實就在這短短百公尺的範圍裏溜達晃蕩發呆中度過童年和少年。我的古來意識朦朧而曖昧,新山人問我古來有什麽好吃的,大致有:擂茶,山味(田雞,鱉,蛇,野鴙,穿山甲,新加坡人特地開車來呷飽飽的),大包,糯米雞,菜粄,炒粄,靠近新村路口那家傍晚開始營業的nasilemak,三峇辣椒超好吃。你再問有什麽好玩的嗎,我支支吾吾,只知道蒲萊山的泉水瀑布多年前一場山洪埋了人後封了山,至今未開通。

古來河那裏,多年來一直有鱉或龜爬上岸。古來的前身有“龜來”之想像,而確實,我們小時候親眼看到鱉魚或烏龜,被抓到的,奉之為靈龜,去阿婆廟卜個卦,查通書問問財運真字,或送到士年乃花果山龜池,或作功德,放生。巨龜,千萬不能煮了吃啊!

我的古來是從小學副校長那裏說起的。我念古來二小(二小終於搬到優美城和古來寬中毗鄰的新校舍,這嚷嚷要遷校一嚷就有二十年了吧!)6A班,學校安排前面班級的同學開始學“漢語拼音”,副校長系著領帶,長袖,從後面看上去圓鼓鼓紮實的西裝褲,帶黑框眼鏡,在黑板上寫了一手整齊的華文字,是我對校長最美好而認真的印象,他借華文課的時間為我們上漢語拼音,我後來懷疑我們是第一批學漢語拼音的試驗品。

漢語拼音沒有上完,只認得幾個符號,變聲變調沒概念上了中學全不用拼音。直到上大學,才學註音符號,國際音標。副校長怎麽上的,全忘光,倒是清楚的記得他說古來的由來是很古很古的,於是我兒時的古來有了古意,詩意和歲數的浮水印。

“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校長念了一首詩,工整的寫在黑板,第一次聽到杜甫的名字,重點當然是落在“古來”二字,這個古來是自古而來的古來,校長將彼古來等於此古來,哇,讓小小的我們好興奮耶!古來原來是那麽老,那麽稀有。至於前句的酒債,尋常沒有解釋,只知古來在唐朝就有了。我小小的古來,變得好古遠。副校長的斷章取義,將古來唬弄串講一通,我真的相信我的古來就是詩裏的那個古來,即使風馬牛不相干。

後來的古來多了許多花園,最早的吉隆花園,哥打路的黃金花園,二十一哩的公主城,大財主的太子城,雲頂集團的優美城,好像酷斯拉的超商以及和古來鄉民沒有多大關系的名牌城開在窮鄉僻壤的油棕園裏。

我是土生土長的古來人,我一點都不像古來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