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書的一天

教書的一天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五日,星期一

學校裡最美的一幢教室樓,以及半百的老樹(陳玉芬攝)

清晨五點鬧鐘響,很不情愿的起床。上廁所,刷牙,刮鬍子,泡一杯熱牛奶,喝。

五點四十五分,下樓,爸還在酣睡,沒吵醒他。開門,天是黑的,走三分鐘,等學校巴士。上車,有為老師特別留的位子,坐下,沒睡。

六點五十分到校,天色灰濛,海很平靜,學生開始多起來。

七點三十分,補習的學生到齊,教英文,LANGUAGE FUNCTION AND FORM,有學生私底下聊ICQ。九點半,準時下課。

小睡了三十分鐘。十點半,回到辦公室,同事騰說,主任要各級老師填寫明年度教學建議的課文。發了一陣牢騷,說,不想寫。

十一點,上網,找閱讀報告的資料,下午要給學生做的。找了劉墉的《美麗與哀愁》。排版,列印,那去印刷。

十二點,和騰一塊兒用餐。燒臘檔的“老黃瓜燉排骨”很好喝。吃畢,上樓,又拐下樓,買一片木瓜,和半個蘋果。

十二點十五分,啪啦啪啦下起大雨。

十二點三十分,開周會。心情低落。勞跑,到圖書館看七月份〈聯合文學〉,有簡嫃的最新散文。

一點三十分,正式上下午班的課,發下講義,做閱讀報告三,把剩下的十篇作文改完。

兩點十五分,空堂,頭開始微痛。

三點十五分,上〈傷仲永〉,課畢,出兩道練習,一,仲永最後“泯然眾人矣”,誰該負責。周記有十個學生沒交,大楷也有好幾位,沒生氣。講座附近有很多零斷的粉筆,叫值日同學起來掃地。

雨,淅瀝淅瀝下。天色如鉛。頭越來越重。

四點,上地理,教西南亞石油輸出各國路線圖。班上鴉雀無聲,上這班課,我挺凶。

四點四十五,吃肉鬆面包,辦公室很熱鬧,同事春美和桂芬的女兒考上了寬中。還有討論分校的事。

五點,學生繼續做閱讀報告,同時批閱筆記。有一位同學堅持,仲永的下場是“天意”,還把王安石也怪了進去,為什么知道也不辦忙。

五點四十五分,沒課了,收拾桌面,把過多的講義清理,辦公室只有我一個人,聽張信哲唱中文版的〈冬季戀歌〉。

六點半,下課。上校車,昏睡如死狀。

七點四十五分,到家。洗熱水澡,很舒服。喂魚。兩條神仙魚,六條孔雀魚,老板幫我配的,三條雄,三條母。

八點十五分,騎腳踏車到PASARMALAM(夜市),買了芭樂和楊桃。路上,微涼。

八點四十五分,吃飯看報。

九點看鳳凰衛視新聞,攤在沙發上。小侄兒,打電話來,只說,GOODNIGHT,沒事。

媽提醒爸,記得九點上香。新聞說,世界客家人大會將在河南舉行,河南是客家人的發原地。

十點,調好防盜鈴。上樓,就寢。

放了一個禮拜的假,第一天上課,累。還好,明天不用早起,可以 睡晚一點。希望有個好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