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華文之死!

獅城華文之死!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2-03-26 09:10
http://opinions.sinchew-i.com/node/23276

新加坡的華文之死,是過去式,現在式,未來式。島國的華文之死不是甚麼大新聞,沒有訃聞,只是靜靜的,走入語文的墓穴,製成木乃伊,供世人瞻仰或訕笑而已。

最近一次的死亡時間簿是發生在馬林百列市鎮理事會張貼的中英文告示,貼心提醒寵物主人要清理寵物在公共場合留下的排泄物,獅城華文之死已經死得“慘不忍睹”、“屍骨全無”,讓我引全文證之:

標題:“做一個任的物主人”,內文:“如果您的物在?梯及公共走廊隨便大小便,把排泄物清理亁,以保持?境清新。如果你的物在公共地方或空?草地上排泄便而沒有清除。物主人將被?款高達1千元。”

讀者請別懷疑,內文中出現的4個問號“?”確實是印刷在告示上。英文的標題為:BE A RESPONSIBLE PET OWNER,很明顯,中文是從英文“硬譯”而來的,中文標題已讓人不知所雲,至於只有兩行的中文告示,計有錯字、漏字共10處,不忍卒讀。台灣學者黃錦樹多年前指出的“失語的南方”不止是大馬華社,更可延伸到新加坡,馬新華社“一代人”的失語,失身,失神的狀態。

就當做這是一次谷歌翻譯的人為之錯吧。反正只是張貼在組屋的佈告欄,看華文的人不多,直接看英文,無傷大雅。然而,這樣的谷歌體的中文譯文,一再出現,不是“特例”而成“常態”,獅城的華文之死,或眼不見為妙,而不是每一次出現錯誤的翻譯,獅城的華語輿論(特別是《聯合早報》)又再為華文“打多一次的齋”,這對有幾千年歷史的中文無疑是“凌遲”。

就在上個月,我和友人到獅城國家博物館參觀《夢幻與現實:巴黎奧賽美術展》,展出諸如梵谷、莫內、盧梭等大師級的作品。整個展館當然是以英語為媒介語,偶爾在畫作旁邊附錄中文說明,我直接看畫作,沒多看英語和中文的解說,友人歷歷指出中文解說的離譜,我於是趨前拍照存證,先看英文“This scene is set in winter,with the patients walking towards spring,and its promise of recovery and good health.”中文解說:“畫中看來是晚冬,病人們向噴泉走去,象徵了復原的可能。”

、可是整幅畫作沒有任何“噴泉”,只不過是蕭瑟的枯木和病人肅然的神情,何以“向噴泉走去”,翻譯的荒腔走板昭然若揭,spring這裡指的是“春天”而不是“噴泉”,從冬走向春正是畫作〈復原者〉的精神意涵。

我隨即向館方人員反應,女職員用英語客氣的回答:“那幅畫的中文翻譯有錯已經有人指出……”我回以:“怎麼不立即做出更正,這可是世界級的翻譯笑話啊!”職員微笑:“展出還剩兩天,館方沒打算……”聽到這裡,獅城的華語文之死不會動搖國家之本,英文對就好!

從多年前獅城把“中元節”翻譯成“匈牙利鬼節”,到不久前把“華人新年”翻譯成“中國新年”,凡此種種,應驗本雅明說的:“一而再再而三地呈現出的情形是,社會如此刻板地掛著在它曾熟悉而現在早已失落了的生活上,以致人甚至在最可怕的險境中都無法真正運用理智和遠見。”獅城的華文之死必須“一死再死”,以證明獅城的華文不過是無主的幽靈而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難以歸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