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地吟的風怒雨沱

動地吟的風怒雨沱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9年8月12日

 

動地吟已經20年了,20年累計的詩歌、文字和影像圖片匯成了《動地吟20年紀念文集》,書頁題詞獻給詩人遊川、相聲家姚新光、音樂家陳徽崇(三人俱往矣)及所有為動地吟付出心力與支持的朋友,沈甸甸的一本近500頁,是歷史與文字的“回放”。傅承得在〈風雨同臺,肝膽同醉〉的序言:“每一場動地吟,都是一場風雨。在演出者和觀眾心裏,有風怒號,有雨滂沱”,我們可以把它看作是動地吟的基調,進入動地吟演出的關鍵詞。

 

文集分三,第一輯收入的文字至關重要:1988年“聲音的演出”、1989年的“動地吟”及1990年的“膽敢行”,3年12場巡回演出,現實政治氣氛的緊收有了詩的出口,華社或馬華的年輕作家,比如36歲的遊川,29歲的傅承得兩人都是“憤怒少年”和“苦悶少年”(〈文學是苦悶與痛苦的發泄〉祝家華,第36頁),藉著收入的文字我們一起回到動地吟和聲音的演出的“零度現場”,當年這些少年郎是要揭詩、歌、朗誦的竿而草民起義的啊,因為“有太多低沈的語氣”,“需要高音”。

 

20年,三次的全國巡回,都有一個巨大的政治亡靈隨行:1988年10月27的茅草行動,12月2日,聲音的演出。第二次巡演,10年後,98年亞洲金融風暴,安華被控瀆職與雞奸,政局一片肅殺,99年,動地吟起,“家國40年,多風多雨;10年動地吟,遍布刀痕與吻痕”(〈河東河西,十年一場動地吟〉林寶玲,第173頁)。第三次,遊川逝,逢308海嘯,“暮雨欲來的4月19日黃昏,雪華堂開始湧入一波又一波的人潮”(〈動地吟,能否成為馬華文學的“雲門”〉陳再藩,第365頁)。

 

演出的地點充滿神人共濟:吉隆坡陳氏書院、檳城廣州府會館五福堂(五福書院)到新山的柔佛古廟,這裏既是會館、宗祠、廟宇,又是舊時學堂。百年堂廟竟有現代詩歌的回蕩與詩人對家國的忿滿與想望。文集中附錄的照片,有一幀攝於1988年12月2日陳氏書院,遊川和傅承得朗詩,陳徽崇擊鼓,背後是神龕,雕梁與畫棟,燈籠與紅柱,會眾席地坐。人站在諸神之前,朗詩時,必有神在,人與神循詩而匯通。劉若愚為我們考據詩的原意是“寺”者獻“言”於神,即“詩” ,詩人某種意義是巫的角色,頌詞咒語和詩,溝通了神的話語。於是,我們讀詩,寫詩,聽詩,忽忽有種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的魄人氣息。動地吟的詩,如是。

 

雖然動地吟的發生(或發聲)源自家國的風風雨雨,為演出染上政治詩歌的色彩。可是,動地吟不是政治,那是詩化了的政治,詩總是站在政治的對面,詩不是政治的酬庸,政治不曾以一瞬,而詩走在政治之上,它仰望;政治如走馬燈眩人耳目,詩是定睛凝固的永恒。

 

那麽,下一個10年動地吟再起的時候,誰當家執政,誰又被清算出局,家國的風雨猶烈,動地吟裏的詩,仿佛魔法,讓人著迷,代代相傳……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