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中表演團體,興盛或沒落?

寬中表演團體,興盛或沒落?

《星洲日報•大柔佛》•2012年4月8日•楊邦尼

陳徽崇老師在2002年4月18日的《星洲•大柔佛》撰文〈寬中七大表演團體畢業生,你們都去了哪裏?〉(下文簡稱〈寬中表演團體〉),時移事往,陳老師已離世,老師的疑問仍然懸掛,無人問津。重讀這篇短文,我愈發能感受理解“晚年”的陳老師雖然在新山荒土耕耘逾30年,文化的種子,顯然沒有長成大樹,反而四周長滿野草和蟲豸出沒,老師的語氣已經到了“恨鐵不成鋼”的責難,孩子們,你們不都長大了嗎,你們都去了哪裏?像魯迅《野草》那樣的驚怖景象。

那麽,我們又該如何重讀陳徽崇,他的音樂我總覺得必須重聽評估,他的文字必須重新梳解,國家文化人物獎的殊榮不僅是一紙官方版的證明,南方之鼎得主,不在鼎,在人。

按陳老師在〈寬中表演團體〉一文,指的是合唱團、華樂團、管樂團、弦樂團、舞蹈團、廿四節令鼓、戲劇學會,數十年下來,少說有3千人,換句話說中學的樹苗,如今照理應該長成巍然大樹,可是老師喟嘆:“這3千名當年是寬中舞臺演繹的精英,說來奇怪,在新山華社的大熔爐裏,幾乎被熔得連渣都沒了!”

10年前,老師的這席話聽來不甚悅耳“被熔得連渣都沒了!”身為表演團體的畢業生或者廣一點的寬中生不知作何感想,是老師的個人牢騷,還是老師“潑冷水”的話總是不被聽見,即使聽見卻將之視為“惡言”“妖言”等等,總之,就是聽而不聞。時代有時代的困局,我們和老師輩他們那一代有著文化認知的鴻溝。

10年後,寬中兩校人數近1萬人,古來分校每一位學生都得參加課外活動(近年莫名奇妙更名為“聯課”),表演(或音樂)團體增加的有鋼琴學會、吉他社和口琴社,如此看來,寬中其實擁有全獨中最堅實與龐大的表演音樂團體,單就這點就可以作為龍頭老大,引領獨中的課外活動。

按照這樣的學生和團體數量,寬中的表演音樂團體應是生氣勃發繼續茁壯的,還是它隱藏沒落的可能呢?

我比較是從“沒落”的可能來審視的。當課外活動成了“聯課”,當需要技藝和時間磨練的歌唱、演湊、肢體受制於校方或聯課管理條例,技藝壓縮在每周兩節一個半小時,僅僅把它當做是“聯課”而已,於是,看似眾多的表演團體,或者更多的學生寧願選擇非技藝的表演團體當成聯課,說得更直接,分數好拿,幹嘛還要參加高難度又費時練習的表演團體呢。

然而,我更憂慮的其實是寬中表演團體的集體“淪落”,範圍小一點是寬中音樂的“俱往(亡)已”,寬中校園裏的歌聲,樂音像“水煮青蛙”那樣,不知不覺消失:曾經,寬中師生是可以高唱、傳唱自己譜寫的詩與歌,那個年代以70、80年代為濫觴。

從陳徽崇老師10年前的“發聾振聵”之文,10年過去了,音聲渺渺。百年寬柔在即,舉辦“百年慶愛校詞曲創作比賽”,2013年,我們將聽到怎樣的寬柔音樂呢?我們是不是可以聽見“號角響起,喚醒碧浪波濤”(〈海峽的風〉),我們是不是可以再跳一次“敦煌舞姿,古典千年”((〈啟舞〉),起碼,我不肯定,我不知道。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寬中表演團體,興盛或沒落?

  1. 林韋地 says:

    這篇寫得真好,發人深省。

    想當年我的學校還被稱為文藝新秀的搖籃,現在應該也沒什麼人記得有這回事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