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背山》與大馬影眾的視野

《斷背山》與大馬影眾的視野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6年1月23日

旅美臺灣導演李安執導的電影《斷背山》勢如破竹從去年的威尼斯金獅獎到近日的金球獎,李安不僅是作為臺灣藉的電影導演而享譽影壇,他的文化中國或華人身份同樣獲得兩岸三地與海外華人影眾的注目,以東方華人身份闖入“膚色與文化”壁壘分明的美國主流好萊塢電影工業,“李安導演與電影”成為一個東西文化薈萃或糾葛的文化現象,李安的文化中國身份與他在美國受的電影教育的結合,中外導演中的確是個異數,值得文化或電影學者大書特書研究的對象,文本。

作為大馬影眾早已引領頸盼,從媒體聽聞《斷背山》的故事內容,講述的是以美國西部為背景兩位牛仔長達二十年的“同志愛情故事”,這樣的題材在美國多元開放的電影視野中也還是觸碰到部分保守人士的神經線,“同志題材”的電影在歐美電影中早已司空見慣,而能以相對敏感的同誌題材獲得主流電影大獎和眾多影眾的首肯確實是個少數,題材敏感和同性相愛的故事在李安導演的執導下“脫胎換骨”,他直視兩個牛仔情感的本身,把它拍成宛如是一部美國西部曠野的史詩巨著,人的情感在浩瀚無垠的天地草原下表露無疑。

李安的文化中國的血緣是讓他在好萊塢電影魔界中超群出眾的重要原因,熟悉文化中國的學者、影評人可以在李的電影中找到文化中國的原型或因素,從《推手》、《喜宴》、《理性與感性》,《臥虎藏龍》以及此次的《斷背山》,不管是東方還是西方題材,李導演在電影中有形無形注入了“溫柔敦厚”“哀而不傷”“怨而不誹”的中國文化基調,強勢的西方電影工業與李安有機的結合,讓看慣了好萊塢電影的全球影眾有另一種觀影的視野,同時又不失電影的娛樂性,以及更重要的電影中所蘊藉的“人情”,那才是電影、文學與藝術永遠動人的所在。

只可惜,作為大馬的影眾們與《斷背山》“失之交臂”——兩個大男人在螢幕上的款款深情或擁抱接吻的畫面在我國的電影院放映無疑是“晴天霹靂”“視覺震撼”“搗亂社會秩序”,所以有心人只能想辦法到“國外”去才有機會一睹電影全貌,或在夜市集中碰碰運氣,看能買到“盜版”的VCD或DVD與否,我們的電影視野受制於國情的特殊,舉凡和性,性別,宗教,族群等危害國家或影響社會善良風俗的題材,要麽被電剪局剪得七零八落,要麽幹脆無緣於電影院中上映。

我國影眾的電影視野有國家機構像家長監督未成年的小孩那樣常年的看守,把關,因而國內大部分的影眾的層級就長期停留在未成年期的視域下,我們的電影品味只有一種選擇,看得很過癮,當然也非常的安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