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課,寫生字

華文課,寫生字

《南洋商餘》•楊邦尼•2012年4月19日

我小學念古來二小,喜歡上華文課,聽老師朗讀課文,講歷史和神話故事,大聲念同義詞、反義詞和成語,自然而然就記得了,最後是寫生字。這就是我小學的唯一華文課,簡單而愉快。

可是,當我誤人子弟當起華文老師,有一年我教小六學生華文補習,準備UPSR華文考試,父母的潛臺詞要你把小孩的華文教到拿A不可。我徹底徹底被打敗,落魄失魂如喪家之犬。從此,我不再教小學華文,那不是華文,我不要成為殺死華文的劊子手,我特地請學生詳列小六華文的各種名目的練習,嘆為觀止,嘖嘖稱奇!

筆順,漢語拼音,華文作業(依課本單元設計,可以有好幾本),模擬試卷,作文,中楷,華文語法。單線簿紙:生字,造句與默寫,聽寫,抄寫,周記,剪貼簿,總計作業簿7本,單線簿6本。

如果學生是前段班,學校會額外的要求加威迫利誘學生參加假期補習,古來多間華小,包括我的小學母校,各校的華文作業、薄紙各有不同,大致離不開10本上下的作業薄紙。我一一向學生確認後,抄錄下來。

30年前吧,古來兩間華小是共用一個校區,古來一校上午班,二小下午班,輪流交替。於是,我小學有三年上午,三年下午。華小校舍不足,增建華校如龜速,原地踏步,終於,在2012年古來二小遷入新校舍,不再和一小共用校園。

我唯一記得的華文的功課頂多就是寫生字,大多是在華文課上寫,現寫,現交,寫不完才帶回家。我們最快樂的事就是和班上同學比賽誰先寫完生字,低年級是用大方格來寫,一頁的生字很快就寫完。等到了高年級是用小方格。老師把課文出現的生字抄在黑板上,我們亦步亦趨跟著寫。更小的時候,遇到筆畫比較多的生字,華文老師會走上前握著你的手,老師的手在上,我的小手在寫下,就這樣一筆一捺老師帶著寫。現在想起來,老師的手好大,好溫暖,帶領學生安全渡過生字河那頭。

有一次,四年級吧。第二天要交生字,死咯,顧著玩耍,沒寫完,就僅這次,爸爸幫我代寫生字,我怯生生的交上生字簿,生怕被老師發現。嗯,沒有耶!可是,心裏是做賊心虛的。

舍本逐末。如今華小華文課本是晾著不用的,教小學生把華文肢解成怪獸,華小華文有怪獸,有怪獸:漢語拼音、成語、諺語、組詞成句、詞語應用、字形相似字、連詞、副詞、量詞、修辭、病句、完成句子、排列句子、句式變換、標點符號、筆畫、筆順、辯論、演講、詞語解釋、同音異義字、多音多義字、錯別字、改寫句子、構詞。

我慶幸,自己的小學華文都是在唱,在講,在聽,在玩,最多的功課——寫寫生字。沒有各種格式的寫作,填詞,短文,應用文,看圖作文,命題作文,摧枯拉朽把華文的美好趕盡殺絕,置華文於死地!

從小,媽媽總是叮嚀一定要把華文字學好,寫好,寫字的時候,一定要端正坐好。而我,從小是用左手寫字,寫字簿總是歪斜著,被同學們訕笑好奇:你寫字,怎麽把簿子倒著啊!可是,寫出來的華文字又是正正的。反正,在大人眼裏,把書讀好就是寫好生字。古人對寫字的慎重是有道理的。

只是,現在的華文課成了機械操作課。我好懷念寫生字的快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