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寮

雞寮

《南洋·商餘》·楊邦尼·2012年5月3日

越窮的年代,凡是都是手工只製的。現買的,無疑是奢侈品。所以,家裏的曬衣木架是自家挖土裝釘的,年節的各種食品是“夾手夾腳”(jiab6  su3 jiab6  giog5)做的,端午節的粽子一定要花上半把個月的時間準備材料,中秋節的燈籠是用美祿罐牛奶刀剪裂成條紋再壓一壓就可以點上蠟燭了,黃酒是媽媽釀幾個月來的,更別說咸茶或擂茶是要出動一家大小合力完成的。

總之,在家裏一點都不清閑,幾家人住在一個屋簷下,哐噹哐噹,張愛玲說,七八個吊桶在一起,你一言,我一句,房子是租來的,大人為爭一點廚房竈頭,在水井邊打水或水龍頭等太久吵吵鬧鬧,小孩子竄進溜出前門後門,從不管大人的家務事,繼續玩我們的。

雖然家裏窮,再窮,一年總得要養上一次雞的。從選購小雞,釘雞寮,買飼料,我問媽媽要趕得急在農歷新年殺的雞什麽時候開始養,老媽說過了中秋節就要開始養小雞了,四個月就可以長成喔喔的大公雞。我從小就是看著毛茸茸的小黃雞一天天長大成雞公(gai1 gung1),雞母(gai1  ma3),然後半夜或淩晨聽到公雞喔喔喔叫醒整個濃霧籠罩的古來膠園,新村,街場和巷子。搬了新家,我有多久沒聽到公雞一啼天下白的時刻。

在六巷婆婆家或三巷家都有雞寮。我們家小孩就要幫忙餵雞和沖洗雞大便。一天餵兩次,早上一次,傍晚一次,洗雞屎一次。現在想起來,像古人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切按時,大自然在無聲無語中早已各安其職,不逾矩。

雞寮大概養十來只雞,有公,有母。而我其實是怕死小雞的,黃澄澄絨毛的小雞買回家時,因為還小,先養在四方的紙箱裏,用報紙鋪上紙箱墊底,至少一天要換一次報紙,小雞的糞便,弄濕了報紙,那雞屎味道漫溢在廚房。我不敢抓小雞,蹦蹦跳跳一身軟骨,我怕死會抓痛或抓斷小雞骨頭啊!根本就不敢抓牢。從此,我對小黃雞一點不碰,任它們唧唧唧唧。等小雞稍長大了,就要正式養在屋後龍溝邊的雞寮,雞寮後方有芭仔樹可以遮蔭,不然,木架板條絲網砂籬片的雞寮,雞只們會中暑吶!

我不敢摸和抓雞,倒是很樂意洗雞糞便。先從井裏打水,千萬不能用自來水來沖洗雞糞,要是給大人或婆婆知道的話,那可是“暴殄天物”啊。大概是在每天的四點鐘,太陽有點西斜,在起火煮飯前,把雞寮底下積壓一天一夜的雞糞用刀票油鐵罐製成的半月形的畚箕撩起,雞糞別浪費,撒在果樹或菜圃園,雞屎對芭仔樹和樹仔菜是最天然的有機肥,至於引來蒼蠅在後園子亂飛倒無所謂。

雞糞撩好後,用水瓢沖水,手一邊拿著椰子梗葉竹掃把剩餘的糞便掃入龍溝,這樣來回數次才把雞糞清理乾淨。接著,才餵食,長形木的食槽和盛水罐吊掛在雞籠外。雞寮一般是三面用木板間隔著,以通風,雞寮的“前門”是鐵絲網,下方的開口大,方便雞只伸出頭頸啄食飼料。

終於,過年到了,媽媽要殺雞咯!你看,媽媽叫我幫她抓緊雞的腳,媽媽一手拿著剛磨利的刀子亮晃晃的就往雞脖子剨下去,雞血泉湧流進有公雞圖樣的碗公。我半開著眼,死命抓緊,直到雞沒了聲息,才松下手。

現在的小朋友吃K開頭的炸雞,不知雞長怎麼樣,公雞怎麼啼,雞像是恐龍那樣的遙遠如傳說,而老家的雞寮早已化塵土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