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城的“同性戀恐懼症”

獅城的“同性戀恐懼症”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7年8月8日

 

獅城內政部日前取消原定本月7日由該國同志團體舉辦的“國際法下的性傾向——亞洲的案例”(Sexual Orientation in International Law-The Case of Asia)的公開論壇的準證,理由是“該團體邀請外國人在論壇上發言,有違背公眾利益”“新加坡的內政應該由新加坡人自理,外國人應該避免干預我們的內政”“新加坡法律反映的是本地社會價值觀,像本地管制同性戀法律這類國家課題的討論,必須保留給新加坡人來談論。”

由獅城內政部發出的文告看來,讀了讓人驚怕,一方面人們欽羨獅城的高度國際化和經濟發展,和它近年的求新求變:綜合娛樂城內的賭場,引進法國“顛馬”艷舞團、高空彈跳、舉辦F1夜間賽車,一副“非常新加坡”(獅城旅遊口號)的樣子,原來,它骨子裏完全是經濟考量,緊繃著所有的神經圍堵“歪風”的入侵。我想起龍應臺說過的,“獅城太乾凈了,水清則無魚”,就像今年我多次在獅城小住,住久了,一切太安逸了,學校、購物中心、地鐵、食閣像是醫院、機場的空氣一樣經過消毒。

早在2000年獅城內閣資政李光耀接受美國公共電視的訪問,提及“假如有一天,證明同性戀是基因決定,政府將重新看待這種懲戒”(按:新國法律中對同性之間公開或私下性行為的懲處,罰款或監禁)。今年4月21日,李資政在該國公開活動上談及同性戀,24日接受路透社訪問,闡發他多年前的“基因決定論”:“如果同性戀是天生的,就這一話題我請教過醫生,是由基因遺傳而天生決定的,是一個人無法控制的,那為什麽要將它定罪”“我們不要像道德警察一樣對待這一事物(指同性性行為),不要闖入人們的私人房間,那不是我們應該做的”,獅城同志團體對李的談話表示感謝,同志的曙光。

更重要的李資政談到“同性戀者是有創造力的作家、舞蹈家等等,而如果我們需要這些有創造能力的人才,我們就得容忍他們的特別,前提是他們不影響其他人”。李資政的話一出,在獅城最大的英文報紙(Strait Time)立刻引起反挫的意見和恐懼。

從李資政個人的談話中,我們看見更多的是無知和“恐同”(homophobia),原來同志具有創造力,想像力,為了打造“活力”的獅城,國家需要這些有才華的同性戀者,所以“我们”異性戀者要“容忍他們的特別“(同性性行為很“特別”?),前提是同志不能影響異性戀的生活。按李的思考脈絡,那些不具才華、技不如人的同性戀者,對不起,他們沒有為國家貢獻,所以異性戀者不必容忍他們,甚至可以歧視他們!

從讀者回應李資政的報章言論說道:“獅城一個低犯罪率和清潔的國家,沒有色情刊物,健康,成為獨特的景觀”“同性戀不會生育,我們面對人口老化和家庭離異”,同志在讀者的行文中和犯罪率、色情,家庭離異脫不了關系,一旦政府將同性戀合法化,像打開“潘多拉”的盒子,汙染了“清潔”“健康”的家國。

獅城內政部不批準外國人在當地發表同志言論,當屬獅城內政,外人無緣置喙,原來獅城的“公眾利益”已預先把同志排除在外,獅城同志仍活在“衣櫃”中(in the close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