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大學的幽靈

南洋大學的幽靈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7年12月5日

“南洋大學的幽靈”其實是改寫自法國哲人德里達《馬克思的幽靈》書名,按德氏的說法,馬克思主義並沒有像一些人所說的那樣終結了,它也不會終結,它將永遠作為幽靈存在下去。那麼南洋大學在1980 年併入當時的新加坡大學,南大精神並沒有隨南大那樣的終結,它以幽靈的方式存活下去。

杜甫在懷念李白的詩上也念道︰“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南大精神繼續在馬新華社的話語中悠忽往返,“落月滿屋梁,猶疑照顏色”那樣,最明顯的例子的是三院或華教都致力於辦一所華文大學的願景並沒有消失,反而是南大的終結成了馬新華社隱隱的遺恨,那是歷史的,更是政治的,空前且絕後。後來在南大的“遺址”上新國政府先後建立了南洋理工學院和教育學院,再合為南洋理工大學。

我是在以前教過的學生(現在是南大教育學院中文組的學生)的帶領下來到南大校園,這個南大指的南洋理工大學,英文簡稱是NTU,而不是那個南洋大學,Nantah,可是NTU 的校園裡有揮之不去Nantah 的幽靈。來南大的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找論文資料和圖書,約好了學生在文禮地鐵站會面,再轉搭可以直接進入校園的巴士,終於巴士駛入校園,我趕緊問當年那個刻鏤著南洋大學校門的“牌坊”在哪裡,她嗯嗯的答不出,映入眼簾的是兩旁蓊蓊郁郁的大樹和綠茵,我睜大眼睛四顧張望,想說只要看到一兩個中文字就歡欣鼓舞,宿舍、餐廳、教學樓、路名全是英文。中文,在南大校園裡如今是放入“博物館”供人參觀的。

是的,唯一還能夠指認當年南大的建築就只有華裔館(南方學院的行政樓是仿照南大而建的)綠瓦、紅欄、飛檐,氣勢恢宏典雅。華裔館不復是那個風風火火的行政樓和圖書館,這裡曾接待英女皇,剛獲得諾貝爾的楊振寧到訪,學生在門外示威,左側是南大湖,湖水碧綠,大樓正對著雲南園,有三兩亭子,一切很“中國”。

我先到社會人文圖書館,學生說︰“新大的中文圖書比這裡豐富”,是啊,說得不好聽是新大“鳩佔雀巢”把當年南大的中文圖書搬了過去。這裡沒有泛黃的線裝書,翻開書頁時更不會有蠹魚游出來,中文書目很整齊的排在書架上,燈光明亮,冷氣很冷!

走出圖書館,下起大雨,我們循雨廊到華裔館,館內正舉辦“南大歷史圖片展”,館內沒有人跡,我和學生詩婷說,要是一個人參觀挺嚇人的,燈光像鬼影那樣打在一張張黑白的照片上︰時間從1953 年開始,到1980 年,才轉個牆角,一百多張圖片,25 年的南大史戛然而止。它名副其實成了在南洋理工大學校園裡歷史的幽靈那樣冷冷的懸掛在華裔館二樓展覽廳,沒有多少人真正搭理。

華裔館當年是南大的主樓,靈魂的所在,雖然被獅城政府定為古蹟,我看不見任何歷史的折痕和斑駁歲月,它“復舊如新”而非“復舊如故”,冷氣超冷,像歷史幽靈的溫度。

南大湖就在館旁,雨小了,我忽而想起在北大有末名湖畔搖曳的綠柳和台大醉月湖上斷了橋的小亭。南大如果還在的話,它會和北大、清華或台大那樣齊名嗎?南大精神許是早已沉淪在南大湖底……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