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箱

玩具箱

《南洋•商餘》•楊邦尼•2012/6/28

我三巷底家有一個玩具箱,正確說來原本是個土褐色的皮箱,皮箱的拉蓋早已不知所蹤,玩捉迷藏的時候,箱子大得小孩子只要縮個身就可以藏在裡面的。

玩具箱就放在床底下,節省空間,我住的那個房間沒有窗所以白日裡總是幽幽暗暗,只有從木板房的縫隙透一點天光,就可以看見浮塵在光速裏翻騰遊移好像宇宙河漢清且淺。因為幽暗,所以牆壁房角容易結蛛網,染塵埃。說是玩具箱,其實是個雜物箱,把零零鐺鐺,撿來的,廢棄的,用的,不要的,通通丟進去。

玩具箱於是成了我專屬私藏的百寶箱。

我努力的回想裡面的玩具有哪些,沒有芭比娃娃,沒有電動火車,沒有遙控直升機,沒有塑料手槍,沒有樂高,沒有毛茸茸的灰熊或白兔。有的最多的是各種動物造型,半個手掌小的動物和恐龍,多到可以以開動物園和迪斯尼。那實在是因為小時家裏窮,買玩具是太奢侈的事,於是,你必須把各種皮箱的雜物組成變幻成玩具。

下午放學回家,大熱天,好像整個房子軟綿綿做蒸發狀,大人們都工作,我們家小的天生天養像野地放生的雞鴨鵝牛自己找吃自己遊水自己玩。我拉出床底下的玩具箱,看看今天又要變出什麽玩藝兒。我們那時不說玩玩具,那樣太文縐縐,我們小朋友說:要不要玩masak。然後我們各自把masak拿出來湊和。後來等到長大一點才知道,口中的masak就是馬來文的“煮”,我們確實用各種masak煮東西,像是扮家家酒挺認真一點都不假。

比手掌還小的長頸鹿,大象,老虎,以及說不出名字的恐龍和其他雜七雜八的東西混在一個箱子,想玩的時候就像把手伸進水裏或魔法箱一件一件一只一只挖出來找出來,湊齊了各種動物,拿到屋外龍溝邊,水溝的水泥墻已經塌陷,堆著幾塊大石頭,成了天然造景。

上中學初一讀華文,第一次讀到沈復的〈兒時記趣〉:“又常於土牆凹凸處、花臺小草叢雜處,蹲其身,使與臺齊。定神細視,以叢草為林,蟲蟻為獸;以土礫凸者為丘,凹者為壑。神遊其中,怡然自得。”我一下子就背起來,這不就是我兒時實景實物嗎!

只是我的比較人工。我把雜草雜花拔起來移種在石頭邊,挖小洞,倒水,又搬些沙子小石塊堆成小丘,再一一把各種動物各安其位,各司其職放好,有的在水池裏,有的在石塊上,有的藏身樹叢。佈置好以後,就可以正式玩。

這只大象會“飛象過河”,那只斑馬正被獅子追殺,天空有滑翔的翼手龍撲殺地面的花鹿。一陣慌亂,玩到無聊時,來個自然災害滅頂:空中掉下枯枝石頭,把山石堆倒仿佛地震,或是以大水淹沒。總之,就是滿手滿腳的泥沙汙水動物東歪西倒才甘休。

後來搬回六巷婆婆家,玩具箱沒有跟著搬去,我也已經上了初中。兒時的玩具七零八散的,只是我懷念那個凡是手工模擬玩masak的貧窮年代,我們家現在的小朋友是對著電腦, iPad,iPhone在鍵盤敲打或熒幕上滑觸廝殺。

我追想我的玩具箱,仿佛把手揉搓阿拉丁神燈迸出妖魔怪獸神仙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