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的野生遊戲

兒時的野生遊戲

《南洋•商餘》•楊邦尼•2012/7/19

我上小學幾乎沒認真讀書,上學,放學,在家,在外,都在玩,成績單上老師寫著馬來文和英文需加倍努力,本來童年就是用來玩的。我看著如今的小朋友上幼稚園,上小學,回家之後要做作業,要讀聽寫,要剪報,假期要非得硬性參加各種名目的補習,而且是額外收費的。我真想和華小校長老師家長們說:拜託,請還給小學生一個乾淨的不用假借各種名義繼續上課補習的學校假期好嗎!

反正父母工作,沒時間成天管小孩,我們就像放生的野雞鴨在屋子外溜達,爬樹,捉蝴蝶,蜻蜓,蜜蜂,豹虎來玩。平日上課玩,假期玩,一切在玩中度過,像老張愛玲說的,悠長得像永生的童年。

兒時的遊戲都是手工製作加上身體力行。我得用童年的語言,客家話,一一召喚回來:打go li (打彈珠)、跳bie lun (跳飛機格)、玩 bin bin (捉迷藏)、丟陀螺、踢毽子、五粒石、紙公仔、撿顏色枝、踩腳、跳繩、跳高、彈弓、蛇棋、百萬富翁,以及後來的魔術方塊。天啊,這“一拖拉庫”的遊戲名字怎麼好怪異,好生猛,不知伊底葫蘆賣什麽膏藥!

我要介紹一個我自己都忘了玩過的遊戲,是臉書上友人提起,初初是用客家話唸的“剁雞棍”(dog5 kai kun),聽著遊戲好野蠻,好血腥瑪麗哦!我努力回想這遊戲小時候是怎麼叫的,終於,下筆寫的時候,像是文字把我帶回兒時的那個玩遊戲的長巷底,我想起叫“撩棍”。

準備三枝木棍,短的半尺,長的近一尺,粗圍一寸半左右,一般是用芭仔樹的樹棍,光滑,且夠硬。那時的巷子沒有鋪柏油,都是沙石地,在地上挖一長條型小坑,約三四寸深,將半尺長的芭仔棍架在泥坑上。地面畫一條線,撩棍的人不能跨過線,至少兩個人一組,在坑洞這邊的人手裏拿著長木棍,做蹲式狀,用木棍看準將泥坑的短木棍的一頭彈撩起來騰空再用手中的木棍打出去,將木棍用力的“剁”起,瞬間打到老遠,另一頭的人手裏拿著較長的木棍,將撩起飛出來的木棍打回去,如果沒打中,撩木棍的人就用手上的木棍,從劃線的坑洞,一棍接著一棍的算這一棍撩打多遠,意即多少棍。如此來回的撩、打、算,最後總結兩人的棍數,分出勝負。

注意,這遊戲,用現在的術語叫“十八禁”,因為如果一個不小心撩飛出去的木棍有可能直接擊中另一頭作勢要打回去的人,或者木棍打回去的時候打中撩棍的。總之,講求速度,快,準,刺激,危險,好玩!

我再怎麽網上谷歌,找不到叫“剁雞棍”或“撩棍”的兒童遊戲,以至於我敢敢懷疑這遊戲單單只在古來,沙令,士乃這一帶的客家村流傳,然後等我們這批人長大了,撩棍就從此丟失了,沒有傳承,沒有記載。幸好,同住一地的友人在臉書提起,原來我們共同的兒時遊戲,在暗暗的記憶盒子沒有打開,一旦打開,木棍撩起,用力打回去,數數看有多少棍。

巷底有雞叫的聲音,還有長頸鵝在追逐呀呀呀,芭仔樹的果子熟了,我們砍下幾節樹枝,赤著腳在沙地上玩野生遊戲——撩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