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倒在欄桿:劉翔退賽的意義

跪倒在欄桿:劉翔退賽的意義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8年8月2日

 

2004年雅典奧運劉翔跨越了那個一直被歐美男人或黑人稱霸的110米跨欄賽。劉翔成了13億中國人集體奧運田徑夢的最高寄望, 可是8月18日的小組預賽剛起跑,劉翔跪倒在跨欄前,轉過身,徑自一瘸一拐的退下場,徒留愕然。

中國網民毫不留情的對劉翔的臨陣退場大加撻伐:“翔飛人”成了“劉跑跑”,有失奧運堅持拼搏到最後的精神,質疑劉翔的退賽已有跡象,鳥巢是為劉翔而建的,為中國人在鳥巢奪下金牌,劉翔可以退賽,上萬觀眾可以退票!劉翔蹲在起跑器墊起腳跟一雙金桔色有著“耐克”商標的運動鞋,很耀眼,在槍鳴的那一刻,劉翔沒有騰飛,他俯伏在紅橙色的跑道上,他不玩了。

我想起了希臘神話。“使神”兼“幸運之神”荷米斯(Hermes)將一雙帶羽翼的涼鞋借給柏修斯(Perseus),無論高山深谷都可以輕松跨越,想飛多快就多快,劉翔的名字上有一雙“羽”毛,和腳上那雙運動鞋的標誌輕輕的一勾,就像柏修斯的羽翅鞋,飛越海面,急如思潮。穿上它,劉翔自雅典奧運金牌後,“羊”的跳躍,和“羽”的輕盈,讓他跨過一個又一個的欄桿:2006年,洛桑田徑賽以12秒88打破塵封13年之久的世界紀錄;2007年,大阪世錦賽冠軍;2008年,西班牙60米室內賽稱冠,集奧運冠軍、世錦賽和世界紀錄於一身。

然而,這雙羽翼的涼鞋愈臨近北京奧運,就愈沈重。劉翔自雅典奧運後,迅速“神話”,成了中國人在奧運賽場上萬萬不能失去的僅僅的一面田徑金牌,雖然京奧的冠軍總數中國軍團遙遙領先,更是歷屆最高,可是劉翔未戰先退敗,鳥巢奪金夢碎,劉翔的跪拜欄桿,原來金牌大國輸不起一面田徑獎牌,金牌大國的體育體制很脆弱,體育大國的路正崎嶇。

我看著劉翔驀然轉身離開跑道,回到休息室鐵坐在墻角的畫面,突然看見身為“人”的劉翔軟弱和感動。那軟弱的會使人剛強。

希臘神話透露許多強者的懦弱。特洛伊戰爭的英雄亞吉力斯(Achilles)殺敵無數,母親在他年幼時捏著他的腳踝浸泡在冥河,使他有刀槍不入的身體,手指捏著腳跟沒有浸到,成了他身上的唯一要害,太陽神阿波羅把亞吉力斯的弱點告訴特洛伊王子,以箭直射腳後跟,負傷而死。銅墻鐵壁之軀,尚且有致命的一箭,飛人劉翔的屢破記錄的背後,有著不可承受的“輕”傷:在跟腱與跟骨銜接的末端,這是致命的一傷。

劉翔致命的腳踝,使他黯然退下場,和他一樣抱憾的還有場內外數億的中國觀眾,更別提那些精打計算的廣告主與企業,見風轉舵的撤換了廣告,調整了行銷策略,劉翔受傷是小,商家損失是大。4年前的雅典奧運,劉翔羽翅的涼鞋讓他騰空而飛,4年下來,羽翼成了金翅,每跨一欄,如鉛沈重。劉翔自言,之前很清楚是為自己而跑;一夕成名後,背負動輒13億中國人的期待和奪金的渴望而跑,他那雙輕盈的涼鞋載不動跨欄之外的重量:商業的,國族想像的,祖國人民愈發強大跨越在他面前,現場聲嘶力竭的喊著他名字的同時,劉翔的一個轉身,讓聒噪的鳥巢頓時“鳥無一聲”。

劉翔跪倒在欄桿,喝倒彩與喝彩聲夾雜。中國的奧運金牌夠多了,少了這面,沒有遺憾,反而動人與謙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