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山大人

 

燒山大人

《南洋·商餘》·楊邦尼·2012/9/6

農曆七月,鬼門關開,兄弟野遊,夜遊,尋食而來,好陰森的七月半。

中元的重頭戲之一是晚上燒山大人,原来我们古來客家人都这么叫喚:“燒山大人嘍,燒山大人囉,快點出來看!”一直到我要把口中唸唸的山大人寫成“山大人”,我上天下海其實是谷歌搜尋,我口裡客話的山大人(san1 tai4 ngin2)怎麼是這個解釋:

“狒狒的别名。 明 李时珍 《本草纲目·兽二·狒狒》:闽 中 沙县 幼山 有之,长丈餘,逢人则笑,呼为山大人,或曰野人及山魈也。”

山大人成了猴子狒狒,野人,山魈。倒是“魈”是傳說中的山鬼,想說山大人起碼和鬼沾上邊了。直到臉友的貼文上看到大士爺的照片,怎地和我口中的山大人長得一樣怒目猙獰,一樣高大懾人,一樣是用竹架紙糊的。我長得老大不小的年紀才恍然一夜知悉山大人原來就是大士爺,有的寫做山大士,同一個人(鬼)咧,自家人(ci2 ga1 ngin2),名字一長串:面燃鬼王,焦面大士,焰口鬼王,面燃羽林監齋普渡真君。至於山大人或大士爺,在道教和佛教各有不同的說法,反正我佛道不分,混為一談。

中元節來臨前,看到安哥或老伯伯一家一家的拿著本子樂捐,少則2塊,多則無限,薄薄紅紅的收據上寫著中元節的活動,舉行地點。各地中元節的慶委會成了華社重要的社團,文化的基因通過節日,儀式,慶典一代一代傳下,祭神如神在,哪裡祭拜那裡就有鬼神在,即使遠離原鄉,落下的種子就會在土地扎根長成樹的。

大古來慶贊中元慶典流程一絲不苟,看板上貼著紅彤彤的紙用毛筆工整的寫著:

壬辰年,盂蘭盛會施衣食普渡

七月十三日,上午八時正,大古來拿督公廟拜拿督公,到銀行店鋪後巷的王母娘娘廟請大伯公和洪仙大帝到三巷神廠;十點,大士爺開光,善男信女上香神福;下午六時正,宿將組華語歌唱比賽,神明辦事。第二天,七月十四,上午八時,三牲祭拜,超度法會,從早上十點到下午六點。晚上,藝人歌唱表演,就是流行於馬新兩地的七月歌臺,女歌手穿著bling bling 亮片衣服搖臀扭腰恰恰舞步的那種,唱福建歌,聲色光彩琉璃噴霧,熱鬧喧騰。大伯爺黑白無常辦事,十點,送大士爺,即燒山大人。第三天,平安福宴,在會上舉行標福物,福祿壽,金馬奔騰,財神。標得的錢或用作來年慶典,或捐贈華教,老人院。

可是,我記得中元節燒山大人之前有一個“搶食物”的儀式(搶孤),小孩子,少年仔圍在長長的供桌四周,擺著香蕉,發糕,蘋果,黃梨,包裝的餅乾,等時間一到(吹哨子嗎)一聲令下,搶啊!慌亂中有人只拔到一二枝三角幡旗,有的哭哇被香燭蜇燒到。我們就像小鬼,厲鬼,餓鬼,本來祭品就是要給好兄弟回鬼門地府前從人間帶回去享用的,先給人們通通搶精光,一片狼藉。

燒山大人在大古來十九哩三巷口的空地,就是送大士爺回鑾,回陰間或天庭。個頭小的我,抬頭看山大人,真的就是一座山那麼高,可怖的,伸長舌頭的,卻又色彩斑斕像四川變臉,再看一眼,眼珠就要滾出來嚇死活人和乖孩子。

燒山大人咯,金光妖嬈火舌在暗夜熊熊竄飛,人聲沸騰,鬼影幢幢,好弟兄乖乖回家,明年再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