釐清〈釐清同性戀的迷思〉

釐清〈釐清同性戀的迷思〉

釐清〈釐清同性戀的迷思〉是我在報紙的第一篇稿,8年前的舊作。8年過去了,“同性戀的迷思”繼續在“釐清”與“矯正”進行,而且變本加厲。哦,大馬倒退(堅守)回中世紀·黑暗時代啊只差沒有用石頭丟死或火刑燒死(同志LBGT)而已!2012年9月13日】

《星洲日報》·2004年1月29日

 洪××先生在2004年1月24日的〈言路版〉發表了〈釐清同性戀的迷思〉一文,劈頭引用台灣日前媒體與警方揭發的男同志“轟趴(Home Party)雜交性愛搖頭派對”,利用簡單一元推論與先驗前提將同性戀“順水推舟”等同於“情感上的混亂,性飢渴和畸形的心理發展”,從而導致“濫用毒品、意志消沉,付出慘痛代價”云云。洪先生的文章雖然題為〈釐清同性戀的迷思〉,說到底,只不過又代表了廣大自以為是的父權異性戀者對女男同志的另一次想當然耳的“他者想像”。

以下三點筆者認為才是對女男同志迷思的除魅:

(1)同性戀不是心理疾病:1974年4月9日,美國精神病協會,正式把“同性戀”從精神病態診斷手冊中刪除。需要治療的不是“同性戀者”,而是念茲在茲要把同性戀“矯正”成為異性戀的“異性戀者”。

(2)同性戀的成因:其成因莫衷一是,任何一方有其理論根據,異性戀研究者與其苦苦追問其成因,不如採取多元並存的態度,在同、異性戀兩者間,還存在著各種什麽戀的。傅柯之言可為一說:“問題不是去找出一己體內性傾向的真實性(非異性戀就得是同性戀),而是嘗試利用我們的性傾向去開拓各種不同的關係樣態。這就是爲什麽同性戀欲不可能是一種慾望的形式,而是某種可被慾望的東西。故此,我們必須堅定變為同志,而不是執意去定義我們如此這般。”

(3)同性戀與道德

這兩者是風馬牛不相及,而這也是父權異性戀社會慣常使用來鞏固加強異性戀霸權的伎倆。洪先生說:“這種不理‘性’的行為,已造成許多人的悲劇……我們必須能堅毅的抵抗這些俘虜我們心靈的‘性’思潮”,洪先生的結論成功的把同性戀‘妖魔化’到無以復加的地步。於是乎,只要你是同性戀者,就會俘虜異性戀者純潔的心靈,社會越“同性戀化”,道德就越淪喪?

最後,像洪先生這樣對“同性戀迷思”不解的人在我們看似開放多元的社會還是占大多數的,若還以“釐清”對“同性戀迷思”自居,不但沒有瞭解多元社會相互瞭解彼此的差異,除了是不斷鞏固既有的一元制式主義之外,更是在製造對於差異的排斥與仇恨。這才是迷思所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