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的零食

兒時的零食

《南洋商報·商餘》·楊邦尼·2012/10/4

 

小時候的零食至今還在市面上流通售賣,好像每小包裝的零食包裹著時間的果凍,只要打開,撕開,咬開,兒時的味道就在裡面,半點兒都沒有走味。

三巷底的木板老家,對面的秀華姐就是賣零食的,印象很模糊,像是把零食掛在板牆和窗櫺上,零食有的是釘在紙板上的,要的話就直接從紙板上撕下,或者是把各色糖果放在直型透明的長桶。至於什麽時候沒在賣,收攤了,時間的座標上沒有標誌。

秀華姐家的零食沒賣之後,又不知從什麽時候來了白色箱型的小貨車,有三面白色鐵皮的窗可以拉開的,裡面裝吊滿了零食,兩大桶冰水,水果,我現在想起來像是龍貓列車載著夢想一條巷子一條巷子叫賣著,其實就是一部賣雜貨車。

兒時的零食包裝一點都沒換 :媽咪麵(MAMEE),三楂糕,咪咪蝦條,金色圓筒檸檬餅,一串三片辣味沙爹魚,寶寶魚肉豆餅,各種口味的Twisties,大白兔奶糖,張志明無花果。小張愛玲說她生平的第一筆稿費是拿去買粉紅唇膏,我手上有點零錢一定買零食。買零食成了一等一的大件事。

零食林林總總要選出第一名的話,毫無懸念我選媽咪麺。媽咪麺至少40年來的包裝和顏色都是黃橙橙的,封面上一隻藍色毛毛熊(或獸)手裡拿著撥開的媽咪麺。我可以拍著胸口說:“捱系吃媽咪麺長大的。”從前是一包兩角錢,現在是三毛錢。媽咪麺於我最大的意義不止是口腹之欲,童年必吃零食榜首,更在於包裝裡面有各種出其不意的小玩兒集品。

大概的情況是這樣的(反正兒時的記憶都七零八散的),只要收集20張(不確定)的包裝紙,還要壓平疊得美美的哦,到雜貨店或等賣零食車的安哥來,就可以換一本國旗剪貼簿。每包媽咪麺裡面都有一張不同國家的國旗,於是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這個世界有好多國家,名字都好奇怪,國旗的顏色和造型五花八門。耳熟能詳的美國,英國,法國到澳洲,到名不經傳的毛里塔尼亞,巴巴多斯,圖瓦盧到瑙魯。我的世界一下子變得好大好大!

撕開包裝紙,抖出裡面的小小國旗看是哪一個的,然後很細心的把它黏在國旗簿。我們都會比賽誰的國旗簿收集剪貼最多的國家國旗,然後像集郵簿那樣的交換看。“欸!這張很美咧,我都沒有。”

媽咪麵的吃法很簡單,要麼直接碾碎,用兩根手指“拈”(ngiam1)出來吃。包裝紙裡面附上一小包的像是鹽巴胡椒粉的調味料。我是一定要先撕開紙裝調味包,摻進方形咔滋咔滋的米黃色的媽咪麺再一巴掌碾碎。加入胡椒鹽巴的媽咪麵吃到最後是“好到吮手指”的!幸福與滿意,全在小小的媽咪麺。

兒時零食的亞軍是Twisties,可惜沒有中文名字。包裝大小和媽咪麺相同,都是以螢光黃為底色,連價錢都一樣從兩毛漲到三毛。現在有大包裝的,而且各種口味,原味的,雞肉,碳烤,香辣和番茄口味。一種吃法是直接放入口裡咬;一種是含在嘴裡讓它慢慢變軟。第一種吃法是首先,爽開,香脆可口,不消兩三分鐘吃進肚裡,口齒手指留香哩!

即使到了現在,我偶爾還是會買媽咪麺和Twisties,仿佛只有這樣童年簡單的幸福一一回來。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