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口的燈籠

巷口的燈籠

《南洋商報•商餘》•楊邦尼•2012-11-01 14:37

家裏從小不甚富裕,其實有點窮,可是一年到頭都要過節的,最重要的當然是華人農歷年,年前要忙個半把個月準備,接著是清明節,客家人說拜山,拜山過後是端午,媽媽每年都要包粽,包粽的手藝我們幾個小的從來沒學會只在旁邊顧著玩。其後是七月半,有許多忌諱,比如晚上不要太晚回,不要在鬼月搬家嫁娶等等。然後是八月半中秋,最後是年底的冬至吃湯圓。一年在過節中過完。

小孩子是喜歡過節的,表示那天有雞肉可以吃,或別的什麽,有別於日常的飲食。年年過節提醒歲月流轉,古人在觀測天象訂立二十四節氣,天氣的稍稍變化就影響農事,春耕,夏雨,秋收,冬藏,大自然的秩序是一點都不容人們的自由意志打亂的。半島只有夏,沒有明顯的季節更叠,頂多只是雨水多一點,天氣熱一點。

古詩中的描繪只能想像:東風吹水綠參差,清明時節雨紛紛,七月流火,白露為霜,銀燭秋光冷畫屏,九月登高插茱萸,臘月草根香。

過了七月半,像餓鬼那樣搶過了山大人的食物,就是中秋了。我是在農歷的十四出生的,跟中秋沾上一點邊,起碼出生的那個晚上有圓圓的月亮。記得中秋節的晚上是要拜月亮的,從什麽時候沒有拜不得而知,就像年三十要迎財神,幾點,什麽方位擺香燭都要事先問過,只是等孩子們都大了,沒這麽講究,老媽點個香就算了。

大概是7、8歲吧,我蹲坐在五巷口的文具店,就是現在珍香煮炒店,那是街上唯一稍具規模的文具店,店門口掛了各種造型的燈籠,斑斕色炫的,麒麟,嫦娥,公雞,兔子,金魚……我擡頭看,看到脖子都痠了。我其實是在巷子口等爸爸騎著腳踏車賣完冰淇淋回來,然後高高舉起手:我要那只燈籠啦!可是,我怎麽等,好像沒有等到爸爸歸來,燈籠也沒買成。張望著燈籠在空中晃呀晃的樣子卻一直留在心底。

另有一間買燈籠的是“山河”雜貨店,應該是上了小學,這時的燈籠換成了電磁的,哇!亮通通的,簡直像阿拉丁神燈,不用擔心風大,把蠟燭吹滅,不用擔心火燒燈籠。誰家的小孩有個電燈籠,多麽的拉風啊。

小學的美術手工課,老師有教我們自己動手做燈籠哦。最簡易的是美祿罐燈籠,用牛奶刀一刀一絲將罐子剪成條狀,不要剪到底,然後用手大大力一壓,圓筒筒的美祿罐壓成像大肚婆那樣,在罐口兩邊串上鐵絲,纏上木枝,在罐底滴上幾滴蠟油,把蠟燭固定在蠟油上,就可以點燈籠哦。好處是,鐵燈籠不怕燒燈籠。另一種比較高難度,是用鐵絲扭轉成動物的造型,制成兩個相同模型大小的模型,在兩個模子之間用鐵線撐開固定綁緊。最後把燈籠紙糊在鐵架上,再用水彩筆畫上眼睛啦,羽毛啦,翅膀啦。

直到現在,我還想著蹲在巷口等爸爸回來給我買燈籠,好像那個沒買到手的燈籠一直空著,然而時間是回不去的,為什麽耿耿於懷那個吊掛在店面口的燈籠,因為是最初的,最初的都是最美的。然而,在書寫的時候,兒時中秋節期待的那個燈籠悠忽在眼前,伸手就觸及。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