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風暴,全球防禦

愛滋風暴,全球防禦

《星洲日報》•2006年12月4日•楊邦尼

 

每年的12月1日是國際世界愛滋日,今年以「愛滋朝零努力」為主題,並且將延用至2015年,剛好回應聯合國愛滋病規畫署(UNAIDS)期望達成「零增長、零歧視、零死亡」的三零訴求。

今年適逢愛滋病問世30週年,全球將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在這一天共同悼念已經過世的愛滋病友,而世界愛滋日也將是一個緬懷過去愛滋鬥士與倡權者最佳的時機。

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對於我們大部分的人似乎“事不關己”,仿佛它遠在蠻荒落後的非洲小國,比如辛巴威,或是物欲橫流先進國的大都市,比如舊金山,因為我們的社會預先將愛滋病及其病患排除在認知之外,它不可說,低調,“沈默等於死亡”是美國80年代末愛滋覺醒運動的口號,任由想像拼貼幅幅可怖的愛滋臉譜。

11月21日,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與世界衛生組織公布“2006年全球愛滋蔓延報告”指出愛滋感染人數近4千萬,單在今年就有430萬人感染,其中65%在非洲,東歐、南亞乃至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地區也成快速成長。如果我們還把愛滋病和同性戀劃上等號,那無疑是全球愛滋防治最大的反諷,愛滋病的蔓延已不是一地一國或特殊族群之“內政”,在愈發全球化各地人員的相互流動往來,跨國性產業的方興未艾,還有吸毒者與毒品的濫觴,它向世人發出紅色的警訊。

“這是個最好的年代,也是最壞的年代”,小說家狄更斯的話到今天仍然震耳,愛滋病毒(HIV)和愛滋病(AIDS)的治療已走過它最黑暗的時期,特別是l里根總統執政時期的美國為例,因為政府和衛生當局的置若罔聞和各種對疾病認識不足所引發的宗教、倫理說,比如斥之為“天遣”或“外星病毒入侵”。96年獲《時代》雜誌人物獎的華裔醫生何大一研發的“雞尾酒治療”是為愛滋病防治的重大突破,它的意義在於成功抑制病毒的復制,雖然無法全數殺死。

我們對愛滋病及其感染者的印象仍停留在:它不可治,世紀絕癥,或是慘絕人寰的病容,甚至“汙名化、妖魔化”等等,於是一旦遭感染或身份曝光就像福柯在《瘋癲與文明》一書中所描繪的那樣將他們驅逐或送上“愚人船”隔絕,任其漂流。對愛滋無知,才是可恥的;要對抗的是愛滋病,而不是愛滋病人(fight AIDS not people with AIDS)。

每年的世界愛滋病日都會定立主題,無論那是“愛滋與家庭”、“婦女、小孩與愛滋”、“相互關愛、共享生命”或是今年的“遏制愛滋、堅守承諾”等等,就像在世界愛滋日(worldaidsday.org)網站上說的那樣:世界愛滋病日對世人是個契機來共同對抗愛滋病毒和愛滋病。今年,是你,我和我們來遏制愛滋的蔓延以及終止偏見。以實際行動開始——你,系上紅絲帶,是愛滋覺醒的國際符號,表示你對全球4千萬感染者的同在與支持;我,和別人談論,與家人、朋友、學生公開談論是防止愛滋蔓延與停止歧視的最用力方法;我們,參與其中,出席愛滋病日的相關活動,音樂會、慈善宣導晚會。

愛滋風暴以急速在猛吹,從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到各地醫療單位無不把愛滋當成防治的重點,愛滋防治無國界,無論那是叫發達、發展或落後國家。12月1日,從紐約、倫敦到北京、香港等地都有愛滋病日的活動,反觀,在我國顯得默默無聲。

打破沈默,愛滋誠可怕,關愛與防治價更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