罔兩的馬華同志小說——《有志一同》

罔兩的馬華同志小說——《有志一同》

《南洋商報·讀書人》·楊邦尼·2012年12月12日

2012-11-28 12.24.54

當代華語語系的同志文本與研究以台灣最酷(queer),無論小說,散文,小說到電影,以及每年秋天舉辦的台灣同志遊行,同志的文字、身體、影像以各種敢曝(camp)與妖冶的姿態出櫃或出軌。同志文學,同志理論,同志運動自90年代以降,成為台灣最重要的異聲和惡(或餓)聲,不囿於學院內,而是“招搖過市”,文字的同志與肉身的同志一樣(被)看見。

相對於大馬這裡,日前還發生有教育單位教導學校老師辨識女男同志的全國巡迴講座,列出“喜歡健身,喜好穿V 領、無袖的衣服,以展現身體的肌肉線條,偏愛緊身衣及亮色系衣服”等“症狀”,給予輔導,走回正途。現實的大馬同志是不被看見或是以男性異性戀想像的同志,硬拗(outing)同志,才符合同志的刻板印象,加深原有的性∕別窠臼,強化既有權力之不可動搖。

那麼,在文字的同志反而呈現多元異質,同志書寫對抗現實同志的單一化,平面化,這幾年無獨“有三語”,分別有:马英同志文学《身體到身體:馬來西亞酷兒選》( Body 2 Body : A Malaysian Queer  Anthology,2009)、马来同志文学《像我們一樣的人》(Orang Macam Kita,2010)、馬華同志文學《有志一同:马华同志小说选》(2007),以及《蕉风》第493期(2005)的〈性∕別越界:愛人同志〉專輯,當中第493期的《蕉風》意外的成為長銷雜誌,庫存少量。

南方大學學院馬華文學館的許通元,在《有志一同:馬華同志小說選》附錄〈假設這是馬華同志小說史〉一文,為讀者鳥瞰臨摹了一幅馬華同志小說的系譜,原本荒原上馬華同志文學近年成為大學的研究:《“柜里柜外” : 从马来西亚同性恋小说看现代社会的人际关系》(2008年)、《当我们“同”在一起——论马华同志小说特点》(2008年)、《论马华同志文化与同志小说》(2012年),短短的幾年內,馬華同志小說和研究“浮出歷史的地表”,(被)看見,閱讀,進而正襟危坐的研究起來,與現實大馬同志處境和文本的同志“有志(不)一同”。

換言之,如果現實的同志是“有志一同”的話,符合主流異性戀者的想像:男同志要么娘炮,女同志要么男人婆的二分法,小說的同志反而志不一定同。以許通元編選的《有志一同:馬華同志小說選》做快速掃描,馬華同志,有形,有性,有影,我試著以傳統中國詩話的方式點評選集中的各篇小說,看同志慾望和身分如何罔兩:

商晚筠〈街角〉,女同志的故事,隱藏在吉隆坡某街角舊鋪樓題為“雅癖閣”,女女“戀人絮語“只能在“閣”裡幽微流傳,不落言詮,老店屋將拆除改建,或暗喻女女戀只能暫居“雅癖閣”,一晌歡宴後,各分散。

翁弦尉〈遊走與沉溺〉,大學生K 遊走在同異性戀之間,“我”沉溺於K,女主角慧貞反而成為第三者。“我”與K仍然不脫對同性情欲的詰辯,承認與否認,而“我”的敘述又不免“傷他悶透”(sentimental)以及校園裡流傳的有關三人的罔兩流言。

梁偉彬〈剩下是全部〉,主角是留學美國而後在沒工作,男主人公流落異鄉動不動就是“眼淚簌簌”,在地鐵站遇見女乞丐,想起在馬的母親,以及和外國男友比利不對等的關係,最後以夢中交疊槍殺母親∕乞丐。

陳志鴻〈養〉,我以為文字操練與場景氛圍最吸引人,少年在醒睡之間,和杰之間的性愛無疑是同志魍魎書寫的最佳詮釋:“杰載他回去自己的家,他二話不說睡上杰的床鋪,接下來任何事情的發生,他都當做夢。……杰家是個多夢巫地”,這個多夢巫地不就是巫山雲雨之地嗎,只不過換做是兩個18歲少年的童真之地而已。

黎紫書〈裸跑男人〉,少男矜生對舅母的依戀,長大后轉移到印裔女友桑妮,矜生把臉埋入桑妮的乳溝,和桑妮把主角嵌入懷裡,回到子宮的混沌合一。在巴黎遇見桑妮的堂哥,而衍申一段同性性關係,喬恩的狂亂與此時矜生的寬容,翻轉了早年矜生之於舅母依戀,喬爾就是從前的矜生,矜持成了舅母?

許通元〈數夢〉讀之光怪陸離,科幻,戲“嚙”(文中的老鼠,鼠臭,鼠屍)。〈數夢〉是“數”(shu4)個夢,還是“數”(shu3)算著夢境,或“鼠”夢?同志慾望的虛實,看見與偽裝,現實與夢境交混。

李天葆〈暗紅的灰燼〉,是同志慾望的灰燼書寫,只有回憶的煙雲是真實的。“我”對云笙的情愫,沒有肉體,純屬精神之戀:“煙光寧靜,易生錯覺,應有另一張人面,同叫一碗,倒影似餓坐在一邊”,成了納希瑟斯式的同性(自)戀。陳蝶〈落馬壇烽煙錄〉,“我”和“老媽”,老媽迷于乩文卜算,和男友的自信與坦然,淺嘗輒止,一如“烽煙”的虛幻。最後是夏韶華的〈日影〉,“你”在同志咖啡廳等待“他”的出現,他是健身教練,以為等待落空,在轉身離開是“他”現身,鋪陳一段同志見面時的忐忑與期待。

馬華文學本來就邊緣,馬華文學中的同志書寫是邊緣的邊緣,同志的慾望,身分,認同,情愛,以罔兩俯身在影子的外圍,有志(不)一同,見而不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抒情論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