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時宜的華文教學?

不合時宜的華文教學?

(原題:殘餘的華文?)

《星洲日報·言路》·楊邦尼·2013年1月14日

2013-01-14 21.49.09

 

每年的11月,各大小獨中都在招聘新老師,從華國英,文史地,到數理化。我亦步亦趨跟著應征某獨中華文老師。履歷上化繁為簡,大學、研究所都是以中文系為專業,加上此前在獨中任教華文多年,可謂學歷、資歷具備。函件上附上10年前的“自我教學評估”以及學生問卷回饋表,那時的獨中還沒流行ISO管理校政,教師評鑒不知為何物。

來電通知獲面試,“教師遴選委員會”成員包括校長、教務主任、訓導主任,科主任,像“陪審團”。校長要我闡述華文教學方面的看法,這道提問我可以侃侃而談毫無問題,特別是這幾年撰文華小、國中、獨中華語文教學的文章不知多少篇,僅就獨中華文教學,以我個人的經驗分為:作文教學、文言文、古詩詞、白話文以及語法教學5大部份。

這5大教學區塊看似分隔,實則以情感、美學、歷史匯通之。獨中或國中的華文,不同於小學的華語,小學側重“語”的訓練,諸如筆劃,讀音,字義等等。中學的華文,中心語落在“文”身上。最早的文,原指“紋身”,紋身產生神聖的美感。紋身之美,稱作“彣彰”,後來寫作“文章”。於是有天文,水文,地文,乃至人文之衍義。

我此前已對大馬的華語文教學包括考試一一揭櫫“華文是用來考試的”、“華語文教學往外語教學靠攏”、“羅惹式的華文”,道術為天下裂,七日而混沌死,現行獨中或國中的華語文教學如何謀殺了華文。我一再強調華語文不止是紙上的作業,教翻譯,背註釋,詞句切割成各種名目,找語病。用最夯的說法,華語文教學必須3D,杜比音效,循其本,中文,華文之美正在於此。

我尤著重華文中的誦讀教學,特別是古詩詞,且寫過5000字的長文〈一首詩的教法〉回溯我如何教學生朗讀詩詞。比如唐詩或宋詞為韻文,怎麽一旦用現代華語來念就不葉韻,我將班上同學按籍貫分為粵、客、潮、海南等方言,要學生們回家向公公、婆婆索方音,並以漢語拼音標註,以各自的方言朗誦詩詞,消失的古韻在班上迴蕩,宛如唐宋年代。

另一個重點教學是詩詞的吟唱。我是“先聲奪人”,說這詞原是唱的,那詩是送別時歌的,然後一定“以聲”示範古詩詞的唱法,不外加入個人的杜撰想像。學生跟著唱,詩詞有了韻律,自然就記得。華語文教學的立體杜比音效全在班上“原聲”重現,歷歷眼前。

華文老師抱怨一年一年的學生華文程度低落,特別是華文作文。一問之下,絕大部份的華文老師的作文課是“放牛吃草”,“作文可以教的咩?”,把作文題目寫在黑板上,就沒有老師的事。我把作文當成課來上,作文可教,學生更可以學。從結構模仿,到內容的換新,作文以學生為主體,老師的誘發,引導,或者親自寫一篇更好,到學生下筆成章,老師批回,指正點評各篇優缺點。如此,三步驟的作文教學,才真正完成。

我如數家珍的談華文教學。兩個星期以後,告知沒錄取。我當然沒問何以沒錄取,因為我應征的是“殘餘的華文”,不合時宜的教學,誰在乎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