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寬柔,如何書寫

百年宽柔,如何书写 

校史工程之研究与编撰为例(一)
陈鸿腾 星洲日报 2011.07.10

 72578_4312193365107_692073916_n[2]

(照片由苏炳衡印务局东主苏国华老先生提供)

一、前言

宽柔学校创立于1913年(民国2年),2013年步入百年校庆的门槛。宽柔学校中小学7校必有所大事庆祝。诚如宽柔学校创校人之一的黄羲初先生所说,一所学校历经了漫长的发展,办校者若“不有所记,何以资策励”,诚是也!办校经验的总结与分享,不仅是对过往的一种回顾,更是对于今后发展道路的一种指引。

职是之故,编撰校史成了各所步入百年大庆的学校,必不可少的重点节目。宽柔中小学了所学校应该尽早共同商讨并落实宽柔百年校史的资料搜集、整理、研究和发表工作。拙稿乃针对这一部分校庆工作提出的粗浅意见,供爱我宽柔人参考,批评。

二、组织

7所学校源出一体,面临百年校庆,特别是校史的撰写,如何着手分配以及著述工作,兹事体大。如果这一部分没有确认,其余无从著手,最后只好沦落为一个母亲生日,7名儿女分别为她庆祝的尴尬局面。

三、史观

史观,犹如一项工作的目标,确定了工作目标,才能有前进的方向。而史观在史学研究和著作中,更决定了撰写的取向与观点。

作为新山第一所华社公立的学校,宽柔学校意味着新山华人的文教成就之一。上个世纪50、60年代,宽柔中学成为全马各所中学的榜样,独排众议,不接受政府津贴,换取接纳超龄的华人子弟就读,为保存我国华文教育的完整性,贡献了“关键的抉择”。到了70年代,全马华文独中开始复兴,宽柔中学则以超越时人的眼光,以中学办大专,开办宽柔专科班,经15年的奋斗,升格为全马第一所华社民办学院:南方学院。

宽柔学校和许多马新华校一样,在创校初期,只有小学部。直到后来才创设中学部。到了50年代末期,教育法令使到中小学分治。

就以2004年出版的《宽柔纪事本末》而言,1950年以前,所谓宽柔校史,指的便是小学部分,但到了1950年以后的部分,宽柔又只是专指中学部(幸好本校未曾改制,否则,改制中学部分,如何叙述,更费思量。)如果配合宽柔专科班所伸延的“宽柔学村”概念,届时,我们所要撰写的,是一部“世界史式的宽柔校史”,还是根据个别创立年份,如1913—1950年宽柔学校史,1951一2013宽柔中学校史,1950—2013年宽柔小学校史。这些技术问题都需要各造尽早达成共识,以利撰写工作的展开。

四、史料

史料并非历史,诚然如此,但没有史料,史学家仍然有巧妇无米之炊的遗憾。惜宽柔学校文件于二战“灰飞烟灭”,以口述历史弥补史料之空缺。

这是除了田野文献资料搜集以外最为迫切,必须即刻进行的工作之一。口述历史在可信度诚然总是受到质疑,重要性和危险性同时存在。但对于战前史料极度匮乏的宽柔学校(1913一1941),其中一项弥补之道,便是针对当时的董、教、职、生进行口述历史。《宽柔纪事本末》曾访问战前学生似乎仅有周炳麟(1936年毕业)一人,可惜并没有正式刊布口述访问内容。

就目前的估计,前面三种类型中能够受访的,机会几乎微乎其微;学生的部分由于事隔接近70年(以1941年日军入侵前夕计算),当年年纪最轻的学生,今日恐怕已经是耄耋之年,如1935年毕业的洪英明(1921一)、1936年毕业的周炳麟、1938年毕业的黄哲民和黄文基、1942年毕业的陈燕鸣(1929一)和肄业的冯贵勤(1931一)等先生目前至少都已经或者接近80开外,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项工作显得刻不容缓!拖延越久,受访者的精神和健康状况必将影响口述历史的质量。

百年宽柔,如何书写

校史工程之研究与编撰为例(二)

陈鸿腾 星洲日報 2011年7月17日

一、不容青史化成灰

虽然,战前宽柔学校的文件档案在二战中“荡然无存”,但在公私机构手中,相信仍然藏有不少有待发掘的史料。

近十年来,最重要和“大宗”的战前宽柔学校发现,要数《宽柔校刊》(1941年)和《柔佛宽柔学校校刊》(1931年至1933年)。前者为单册期刊,2002年因新山南方学院和新加坡华裔馆合作进行“宽柔研究计划”而重新曝光,这册在日军南侵以前半年出版的期刊,现存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图书馆中,根据书上的题签,原本是赠送给南洋工商补习学校,到校后大概便收入图书馆中。南洋工商补习学校关闭,图书馆藏书或许因为内容丰富,不少关系到战前马新华人史料,便由新加坡国立大学图书馆接收。

已故著名南洋史权威许云樵(1905—1981.11.17)的藏书,部分收藏在新加坡福建会馆。2000年,该馆进行装修,许氏部分藏书和文件受到遗弃,民间学人关瑞发、新加坡藏书家庄伟天和古物收藏家洪炎正等人抢救了不少文献,后来当中许氏与他人的书信结集为《许云樵来往书信集》(2006.11)。这一次的史料抢救中,关瑞发先生同时发现了一批报章副刊——《柔佛宽柔学校校刊》。这批资料对于我们了解宽柔学校战前在1930年代初期的面貌,有很大帮助曾经在1931至1932年任职于宽柔学校。

另外,对于史料的保存和搜集,时人常常有一种误解,以为越是古老的东西,才值得保存,或者具有标志性的物品,如印刷品才值得搜集,这其实都是一种危险的见解。这种见解的形成,便造成许多身边极其平常,但日久以后才能看出效果的“准文物”,常常在不知不觉中被忽略。

就文字史料而言,学校在日常公务上所产生的文件,其实便是一种重要的文物,而且,对于拥有不同研究方法、取向的学者,一些一般看似普通的史料,甚至是极其枯燥的成绩数字,都能够产生极大的研究成果,这真正印证了“横看成岭侧成峰”的老话。设使我们责怪日本人是导致战前宽柔学校史料遭受摧毁的元凶,则战后史料的“遗失”,则唯有“咎由自取”了。

例如,班级课表是师生日常依据上课的文件资料,随着学年的结束,旧的课表便没有了作用,也就随之丢弃;又或者我们要统计某一段时期学生的出缺席情况,或者某些类别学生的出缺席情况,我们要研究,或查阅1990年代某一年的班级课表,实际上是完全不可能从学校现存的资料中获得的。这种现象,随着2007年宽柔中学两校实施了ISO的文件管理程序后,变得更加棘手。

至于战后文献,根据笔者整理宽柔中学档案所见,历年来校方都颇为重视剪报工作。完整与否固然还需要检视,但至少已经为撰写打下基础。

二、宽柔儿女来执笔

宽柔学村中,除了南方学院为大专机构,有相关的学术人员外,其他七校的老师,固然不少历史系毕业或对历史颇有兴趣者,但并非专门学术人员,对于学术研究部不是一窍不通,就是早已生疏。

此外,校内教师忙于平日教学和行政工作,精力大为分散,如果没有一定的工作调配,肯定延误校史的编撰工作。(北一女校史的编撰,便是调整了相关教师的节数)但是,校内教师编撰校史,也有其不可忽视的优势。其中,对于学校的了解,肯定较校外人士深入,而且熟稔。曾经有某位其时就读硕士班校友向笔者表示,撰写校史的责任应当落在校外人士,如科班出身的校友,当仁不让之责,言下之意是不大看得起校内教师对编撰校史的责任、能力和优势。

如果说校内人士无权编撰本身的历史,或者编撰的过程中较不能客观,则任何国家的历史也应该由外国人撰写吗?显然不是的。就笔者经历而言,虽然早在2005年进入行政单位前,已经稍微涉猎了宽柔校史,但是没有亲身的行政经验,实在很难对种种文献的记载有“了解之同情”或历史想像。这样的优势,显然不是一般大专学术人员具备。

百年宽柔,如何书写(3)

校史工程之研究与编撰为例

陈鸿腾 星洲日报 2011.07.31

毋庸置疑,大专学术人员在凭借本身专业技能,对校史撰写工作,必定起着重要作用。如果这些学术人员,又是校友,则这份浓厚的感情,注入编撰的史书,除了将过往的发展,载之青史外,读来一定别有风味。

就宽柔小学而言,著名的史学工作者有毕业自宽柔二小的台湾清华大学赖瑞和教授;而宽柔中学毕业的则有:郑良树(南方学院中文系讲座教授)、阿美地拉(马来亚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黄贤强(新加坡国立大学中文系系主任)、韩学宏(台湾长庚大学通识中心助理教授兼艺文中心主任)、安焕然(南方学院中文系系主任)、陈亚才(隆雪华堂执行长、民间史学工作者)、陈松沾(新加坡民间史学工作者)等都是相关文史科系毕业的大专或民间学术人员,能够集合校友的专业力量,必能为宽柔校史的编撰工作,起着重要的领导作用和质量保证。

在编撰宽柔校史这一部分,所涵盖的范围从专门的史著、图片集,到人物事典,需要各方面才能的校友,如美工、摄影、编辑、采访。换言之,整个编撰计划,最终将在宽柔人身上落实出来。

鉴于兹事体大,校方召开包含董教和校友的联席工作会议,史观的部分先厘清轮廓。然后马上分头进行口述历史资料的访问和搜集工作,此外散落海内外的文字和非文字史料,以供研究和稍后的文物展览、教育作用。

至于著述的部分,不妨先出重要的通史,专史则拟定期限,分批出版。

以史为鉴:焚毁或保存

笔者仅为中学教师,十年前毕业自台湾中兴大学历史系后,对史学研究虽然仍充满着幻想,但绝不敢自比于大专学术机构的专任学术人员。2005年,前宽柔中学校长彭志伦命作者进入图书馆接手宽中文物室,是为正式涉足宽柔校史的第一年。当中三年中最重要的举措,应该是将当年险遭某些缺乏眼光的行政人员遗弃和烧毁的《宽柔中学旧档案》安顿在图书馆四楼。这批资料当年若非笔者连同另外两名老师,以不顾身分之卑微与渺小,联名上书校长,今日恐怕已经不存。这里提出不是要算旧账,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附笔于此,供我大马华人不屑于保存史料作出一种忠告。

宽柔百年史之编撰栏目

1.宽柔学校史料目录
2.今传战前宽柔史料汇录(《专书》):搜集,整理,考证散见于当时报章、期刊、各家著述中关于宽柔学校史料的片断记载。
3.宽柔校史研究文献目录:搜集分类所有研究宽柔学校及其相关的研究文字。
4.宽中校刊、毕业刊、《宽中学圃》、《宽中人》目录索引
5.宽柔校史编年长编
6.宽柔学校中小学历年职官表:宽柔中学董事年表、宽柔中学教职员工年表、各活动团体创立年代、指导顾问、理事表。
7.应届及已退休教职员工口述访问录
8.宽中轶闻掌故辑录:如在《宽柔90年》的推介礼上,黄继翔校长云王宓文校长焚《宽柔五十年纪念刊》以告黄羲初先生事。
9.图说宽柔校史(宽柔/宽中) :全面搜集扫描描照片,选择相关历史性照片。
10.宽柔中学文物室展品说明

11.宽中文物室藏品目录
12.宽中文物室藏品图录
13.宽柔中学档案:1945一1953,王秀岩时代。1954一1958,黄则吾时代。1959—1968,王宓文时代。1969—1970,郑忠信时代(70年代前之宽中档案已整理,开放使用)。1971—1984,黄继翔时代,整理,不出版不公开。1985—20007张拔川时代,整理,不出版不公开。
14.宽柔学校编年事辑
15.宽柔中学编年事辑
16.宽柔五校编年事辑
17.宽柔中学400校友的人生之旅:仿王慷鼎《钟灵中学四百校友人生之旅》 (新加坡:2002) 。
18.宽中与外人:外宾到访宽中记录
19.宽中人在海外(留学篇)
20.宽中校园自然生态记录(生物篇)

21.宽中校园自然生态记录(植物篇)
22.宽中校园自然生态记录(气象篇)
23.宽中校舍研究(建筑篇)
24.宽中、宽中人与海(文学篇、自然观察篇)

(系列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