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何紹蓮老師(1954—2013·6)

印象何紹蓮老師(1954—2013·6·22)

楊邦尼·2013年6月23日
268437_225301560836160_221218554577794_709607_5986669_n[1]

               圖:在網路上找到何老師的這張照片,很美,應該是學生拍的(2011)

逝者如斯,我看著比我年輕、年長或我的老師輩這幾年走了,或新山華社扼腕的節令鼓之父陳徽崇老師、或深受學生愛戴把地理課當人生的課來教的陳鴻珠老師、或以歷史教學研究為志業在校史室爬梳寬柔史的陳鴻騰老師。

這次是何紹蓮老師,悄悄的,患病後逕自先離職,不驚動人,清晨走了。

即使寫這篇悼文(甚至連悼文都算不上!)我只能捕捉一點遊絲的印象,我和何老師並未深交。只是,有好幾年我們共同在下午班的辦公室,她教我帶的班的數學,禮貌的點頭,我稱老師好,等等而已。我懷念那些年在下午班和老師們共度的時光。

然後,一個蒙太奇,說——何老師走了。

台大經濟系畢業(想想看那個年代教我們的老師個個不是台大,就是師大,或南大,好的師資,方教出好學生!)1981年到寬中任職,一教就是三十年,最美好的歲月,最風華的美貌,最精力勃發的熱情,都在粉筆灰中,撣不掉的粉塵中,度過,消磨。想起李賀詩,“惟見日寒月暖,來見人壽”。

何老師在辦公室,不說學校是非,不談老師八卦,不怨學生如何如何桀驁不馴,教不下去云云。她只是盡責把課教完,甚至沒有壞脾氣。

偶爾,何老師過來和我說:楊老師,班上某某某上課吵、功課不交。學生在周記投訴上何老師的課學生都把老師騎在頭上,影響其他同學。我趁空堂的時候,到課室外,真的,老師奮力的教,蠻牛的學生不當一回事。

教書何其不易啊!何老師一定有沮喪過,想放棄,13、4歲的孺子不可教,她還是教下去。直到身體發出訊號,又是癌症!(癌症怎地成了老師的“頭號殺手”),辭職。離60歲榮休不過還有一年。老師未及“榮休”,“黯然”走下教書講臺,她有怨嗎?

又想起鴻騰老師在患病的時候播電話給我訴他的怨。是耶,非耶?!像《史記·伯夷列傳》那樣的怨和惑。

那些當年在何老師課上頑劣的小子們都已經長大成了人吧,甚至為人父母了,當年教你數學的何老師走了,悄悄的,不驚動人。杏壇的葉子,又簌簌落了一片……

【2013年6月23日】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寬柔風景.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印象何紹蓮老師(1954—2013·6)

  1. Laura says:

    她是一個好老師,從不對學生髮脾氣。。。孜孜不倦,總忘不了她愛穿的白色連身裙,那雙白色高跟鞋,好像天使。。。老師,您辛苦了。。。一路好走。

  2. Wenhsiu Lin says:

    謝謝你的這篇文章,我是何老師的大學同學,在台北,我為整理同學錄,試著google失聯的同學,看到你的文章,才知紹蓮走了,就如文中所描寫,她一直是輕輕柔柔的,給人親切溫暖的感覺,很遺憾畢業後就未能再見面,也遺憾她未能參加二年後畢業四十年的同學會,我們正在計劃著….
    然而,因你這文章,我們有了她的一些訙息,也看到她的影像…….
    林文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