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別再“無論如何”!

拜托,別再“無論如何”!

2012年5月·楊邦尼

馬新地區的華語或中文書寫,相對於中港臺是“野性的書寫”(套用黃錦樹的評論〈野性的思維?:馬華文學文本解讀〉)或如早年王安憶形容的“失語的南方”,雖然馬華文學近年在中臺或華語文學者口中讚譽有佳,一種有別於中港臺或中原書寫的熱帶奇觀奇景,即使是像早期留臺作家從李永平、張貴興或是90年代崛起的鐘怡雯、陳大為等等在臺出書不約而同的標誌“野”景處處:《大河盡頭》蜿蜒的河道、《群像》中交織的馬共、雨林與群像、《盡是魅影的城》晃動的皮影以及《野半島》的棕櫚野象巨蟒。

總之,文學的馬華書寫與圖像極盡繁復、妖嬈、冶艷,錘煉文字,處處驚人,不善罷,不甘休,那是一種文人作家的“造作”文字和現實大馬華語文恰恰形成強烈對比,落差,與尷尬。

只要收看本地制播的華文電視節目,從華語新聞,華人歷史與文化紀錄片,到各種只能“報報看”的新聞、娛樂、美食、體育節目,又或是預錄好的時事談話秀,一整晚下來聽得最多的語詞是“無論如何”,我直想衝進廁所,像許由那樣洗耳於河邊,拜托,別再“無論如何”,那是聽覺的“重度汙染”!

“無論如何”濫觴於大馬華語節目,當中又以新聞播報出現的頻率最高,從國家電視臺到商業電視臺無一倖免,各臺負責華語新聞的記者、編譯到播報員不妨自行統計30分鐘的華語新聞中共出現幾次“無論如何”。

大量的“無論如何” ,等同於英文的however,作為副詞,轉接語氣詞,甚至已經到了不用“無論如何”就播報或唸不下去了。這裏,請大馬華語新聞播報一線工作人員去聽聽中國中央臺、香港鳳凰衛視《時事直通車》或是臺灣中天的《文茜世界周報》,大馬華語新聞或編撰能力之蒼白貧乏。

那麽網路華文媒體或報紙有沒有免於“無論如何”的語言的“營養不良”呢?遺憾的,“無論如何”連篇累牘一點不輸於電視新聞的“無論如何”。茲羅列近日報章與網路新聞出現的“無論如何”:

(1)衛生組收到的投訴中,有關狗只的投訴佔了65%;自該意外發生後,針對狗只的投訴的確有稍微上升。無論如何,這些投訴多數是針對流浪狗。

(2)無論如何,她說,由於大馬並沒有引用法國的法律,所以這些庭令很難在大馬執行,因此防長可違抗庭令,拒絕前往法國供證。

(3)臺灣經濟部長施顏祥今天證實,國光石化擬轉移到馬來西亞。無論如何,國光石化尚未簽署投資協議,因此投資案尚未敲定。

(4)外界議論紛紛為何家婆會如此殘忍對待媳婦,也有人認為是媳婦激怒家婆才會發生悲劇。無論如何,女教師的家翁……

大馬華文的口頭語和書寫語中頻頻出現的“無論如何”究竟是本地華語文特色,還是其實彰顯了本地華語文詞匯的貧血與先天不足加之後天又不甚努力,一是接不上淵雅的文言,慘受五四劣質白話的荼毒,二是大馬中文受到方言、英語、國語、翻譯體的影響,以致於我們的華文最後成了“邯鄲學步”、“東西效顰”,忘了“初衷”,最後淪落成和獅城華語文水平同一等級,豈不謬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