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書失魂記!

〈賣書失魂記!〉

楊邦尼·2013年8月10日

2013-08-10 11.59.14

《古來河那邊》8月1日出版,我上星期終於看到、領到書了。問文友,那書何時會在書店上架,“現在P 書店正忙書展,最快也在下個月中咯!反正,你怕書店,書店不怕你。”文友再補充:“書最後能不能在書店‘現身’(賣)還要看書店決定!大馬只有一間像樣的P 書店,是唯一的連鎖通路……”我嗯嗯嗯,可憐身是眼中人,根本不把你放眼裡!

這星期忙著寄書,和臉友,友人約在某某地點把書送過去,或者,你何時在家,我親自送。然後,一定要“恬不知恥”的,一而再,再而三,現場“收錢”!!!在筆記本記錄,老同學說要一本預留給他等他回國再拿;在哥哥的kopitiam 放了幾本,托侄兒幫我問問有誰要;文具店老闆娘很貼心的把寄賣的書包起來看起來美美的;臉友熱心的又多拿了5本;留臺同學會會所有5本;快30年不見的小學同學3本;盜火的詩人一定要送一本……等等。

開車,搭車,郵寄,這樣往返古來—新山的像快餐“外賣”送到府。回到家,總是疲累。新書分享會要做最後的確認,自己寫“文案”,又不想把自己捧到天上這書有多好你非看不可。想起班雅民,買書其實是拯救一本書,從書市或二手書堆中解放出來,帶回家,給它一個閱讀和置放的位置。書,自有它的生死!

寄了書,可是某某人的錢還沒匯進來;定了書,可是某某某又沒來電說何時取書;友人不常見面,我決定還是到郵局寄好了;台灣那裡,我只寄了兩本,剩下的等哪一天回台北再親自送。

那天和文友L 邊城小聚,他直言:“寫書,出書,作者兼收銀員,後來就送書,當成是見面的名片。”多麼的難堪啊!可是,另一位長銷出書的文友說:“我極少自己賣的。寫書容易,賣書難!”

老媽看我又拎著袋子出門,問:又去賣啊!我說:是啦!友人C說:你就不亢不卑嘛!是啊,我沒有“理直氣壯”,賣一本是一本,算算,剩下的書(預留的書)七零八亂的, 想起莊子,因為追那只“目大運寸”的巨鳥,入了雕陵,反入,最後學生問他:“夫子何為頃間甚不庭乎?”

反正,我這個星期賣書以來,就像莊子那樣的失魂落魄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私藏古來.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