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友,世上無友!同志的敵人,總是多過友人

〈吾友,世上無友!同志的敵人,總是多過友人〉

楊邦尼·2013年12月5日

ipad0702gaymarriage-620x349[1]

近月臺灣臉友臉書環繞著“婚姻平權•多元成家”vs “護家盟•下福盟”的”隔空喊話,臉友”物以類聚”,這次,底牌掀開,敵友兩立。

我甚少unfriend 臉友(除了去年“神話事件”,unfriend 兩位),近日(少數)臉友的反同性戀、恐同的言論“妖魔化”到無以復加的地步,罔顧科學、醫學、心理學、教育、社會、情感等方面的論述與實證,“隱身”在宗教經典的簾幕後面,持續散播“仇恨”的語詞。(仇恨言行是基於ignorance,arrogance,anti-intellectual,superiority complex ,probably privilege?)

宗教經典,自經典成形之始,總是“異質多音”“眾聲喧譁”,(或一音釘錘,一個聲音蓋過另一聲音,或者把雜音消音,經典就是這樣煉成的),西方“大學”的源頭就是源自宗教經典的解經、釋經或更早期的抄經、譯經。只有“一元”解釋的經典,歷史上的“黑暗時代”“贖罪券”或者打著宗教正典的戰爭,革命,或基於對於解經的不同被主流教派斥之為“異端”的,流放的,下獄的,等等,一脫拉庫,史不絕書啊!

同志歷史,自有歷史記載以來(特別是在西方,古代東方的“同志”相對“溫柔敦厚”與“罔兩”對之)即是一部血淋淋的壓迫史。看似多元多音平等自由的當代,對同志的打壓,毫不手軟,打壓以各種有形無形的手段,語詞上的,行動上,權益上的,暴力的(比如美國的“石牆運動),法律上的,那才是最最可怕的啊!

近日,部分從來不知其臉(faceless)的臉友,散播的反同言論,是可忍孰不可忍,直接unfriend。同志在衣櫃久已,久不見陽光,窒息,偽裝,變裝,佯裝,有如魯迅的鐵屋。王爾德一百年前就說過的,愛,沒法說出它的名字。

哦,吾友,世上無友。歷史的時刻,我臺灣的同志們,雖千萬人,亦往矣!

不管是聲稱“千年或百年”傳統家庭多麼“固若金湯“,家總已經千瘡百孔,“一元”論的家即使“天網恢恢”總已是“疏漏”,世上沒有完美的體制,任何的體制,制度,法律,總有漏洞,逾越者,別把毀家、敗德歸咎同志,乃至亡國滅種等匪夷所思的想像都“加害”于同志。

同志戀人之間,以愛為終始,“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只是爭取成家的“基本人權”,亦無損于“護家盟•下福盟”的一丁點兒利益。有人遇到Mr Right 成家,有人遇人不淑不成家,有人單身,有人守身如玉,多生,少生,不生,有人家裡養了狗狗貓咪愛之如“家人”,善待之,溺愛之,甚者寵物“往生”,殯葬之,等等。

各人有各人的自由選擇,而又不妨礙他人,這叫多元,無傷大雅,如此而已。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