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零度——林佑軒的拒絕〈就位〉

身體的零度——林佑軒的〈就位〉

楊邦尼·2013年12月20日

pic1

林佑軒的〈就位〉(獲2013年梁實秋散文評審獎)以當兵話題為始,談及規訓,戒律,守法,話鋒一轉到“位”:權力的,位階的,知識的,然而越往下讀,其實是瘋狂的,逾越(或愉悅)的,星雲爆破又分崩離析,從易經到化學:“中西合璧,易學與化學相通”

三位主角:敘事者、阿萬萬和宋美零,彼此之間打哈哈的玩笑話,玩笑只是表面,内裡慎重而嚴肅。

話題不斷岔題,如繁花曲徑,然而話題與話題之間看似風馬牛不相及,其實又暗通款曲,你必須“越位”的閱讀,才能讀出“就位”的趣味。

傅柯早早說過的知識就是權力。誰劃分知識,誰就握有權力。作者讓銅牆鐵壁壘分明的知識疆界“出軌”“越界”“對話”,位,不未;不位,位。骨子裡多麼的莊子,曰:弔詭。

軍隊當然是箇中“位“的就高階,藉着宋美零的一句假設:“如果我舉手說:班長,我不想做呢?”

軍令如山,沒有“如果”,沒有“我不想做”,只有“聽命”。宋,直接“免役”,免於(被)“插入”。

文中充滿男同志性愛的code,只要稍稍有閱讀同志文本的一般讀者就能decode,我們從評審的話裡反而讀到了一個“潔淨”的分析,不帶髒字的,好的評語。而恰恰,〈就位〉的初衷(作者的原意?)就是不要就位,評審的權力使之“就位”。

循其本,從儒家的“位”開始,到《易經》各個爻位,當中岔出宋美零的:“他愛六九”。儒家的“位”君臣父子夫婦不可“越”位;易經的位強調“易”位,易者,變。

化學的“位能”,和易經的“爻位”。佛教有“果位”,“蓮位”。每一次的煞有其事的論“位”的緣由,便又岔出宋的“位”:“宋美零不求就位,自己成位,任人觀音坐蓮,君子不器。”

得其環中,合以天倪。零度的身體無所不在。這是“被退役”(不符合“位”)宋的身體(或聖體)的能量無限:宋美零是宇宙。他不就位。他就是位。

他成了,用羅毓嘉的書名叫,《嬰兒宇宙》,復歸為嬰兒,元氣。

新教徒,玫瑰經,敘述者的“位”論,越行越遠(越激進,掀開底牌):

小郎是虔誠的新教徒,瘦匕八,有個教會女友,還是處男。我問他夢遺嗎,他笑不答;我問他,你們是不是不能戴套,他說,那是天主教。我們可以戴套。但我們反對同性婚姻。

宋美零真的不曾戴套。”

這個套,condom,也可以是cover,魯迅的iron house ,象徵的,irony。讀到這裡,帶不帶套有了“詩意”(或失意)的延伸:隔,不隔。霧裡看花終隔一層。

我想起陳克華的詩,〈肛交之必要〉:“肛門只是虛掩∕子宮與大腸是相同的房間∕只隔一層溫熱的牆”

越寫,“位”就越來越“卑下”,做愛的(體)位,用藥的“定位”,“何其下耶,道在屎尿”:

身為優等生,同性戀,從小他不僅就位,更要卡位,以堅硬抵擋仇恨。父債,疾病,一切因緣打得他人生位子都崩塌。然後,他君子不器,他無所不包,他自己就是位,他毋須再就位。”

讀到這裡,無以為繼。道成肉身,耶穌,人子,佛祖,哪吒剔骨,以蓮(位)為身,身體的極樂:

每個人高潮的時候都像花。宋美零我想像朵蓮花。”

〈就位〉是關於男同志身體的,零度姿態(zero degree or probably Bottom the one to be fucked or enjoy being fucked),以及身體(疾病)的回聲:愛滋的隱喻。

這個,才是本文最最激烈,猥瑣,卑下,與動人之處。

原文:
http://reading.cdns.com.tw/20131219/read/zhfk/SB0010002013121010113199.htm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