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藥,讀(毒)後(感)

一位普通讀者讀〈毒藥〉的隨感,勝過“無知”與“自大”的所謂的“專業評審”

發自臺灣苗栗

嗨!

看完你的〈毒藥〉,其實我心情不好了好幾天,應該是陰鬱了好幾天。 停了幾天,再看完鍾怡雯的評論,我心情又糟了幾天(無聊嗎?)。

我這些年慢慢地懂了愛滋,這些年我在電影中,接受了同性戀。接受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她(他)們也有「愛」,他們的「愛」也簡單、明瞭,但無法得到正視的眼光,不公平。所以我無法認同鍾的評論,這是我後來心情又糟的原因之一。

心情又糟的原因之二是,蘇軾應考不也杜撰了「皋陶曰殺之三,堯曰宥之三。」這樣一個小故事,讓大文學家摸不著是哪本書出的典故?蘇其本意是希望聖上也會有這樣的寬度。一個好文章何必咄咄逼人「敘事者我」?也許是,也許不是,但其本意都希望讓大家都瞭解「病患者,我」的身體的病與毒,藥必須的和解共生,不是嗎?又何必鑽牛角尖,迂腐於體制。

心有戚戚焉的部分是: 起初,讀到你的毒藥讓我心跳加快,真的是起雞皮疙瘩。晚上睡前我再讀了一遍,心有戚戚焉。 我不是愛滋病者,但我是慢性病者。每三個月一樣要抽血一次,六個月做一次超音波。我的祖父、父親因為這個疾病而離開人世。我甚至沒有見過我祖父,但我親眼見著我父親痛苦而走。 我結婚後,發病兩次。

第一次,吃藥穩定病情,每個月要定期檢查、抽血。醫生控制著我的病情,千叮嚀萬囑咐:藥一定要按時吃,不可過量,不可少吃,它有一定的藥性,但也是一種毒,過或少對身體都是一種負擔。每個月要定時抽血,等病情穩定了,藥會慢慢減量,不可一次停掉,對身體會有副作用。

我戰戰兢兢的按時吃藥、按時到醫院抽血;飲食再做微調整,生活起居開始老人般的步調。寧靜的深夜,不再獨享在音樂和書本或影片中。朝五晚九是醫生規定起床、入眠的作息時刻表。 我遵循著,小心翼翼的過日子,病情穩定了,藥劑也慢慢減量,最終把藥停了。心情的放鬆,不可言語。

無奈沒過幾年病再度發作。但還好沒有第一次的嚴重,醫生希望能不給藥,他希望我可以更嚴以律己的把病養好。我努力著,食物盡量自己來,生活作息更正常些,冰箱中的小米酒依然未開封在角落。而今還是帶病之身,定期的抽血、檢查、看報告,終身,我卻無法痊癒,苦笑的與你文章中的一段:執我之手,與我偕老。

隨言亂語,只是一些些的感想,與你分享。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神話不再.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