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下的馬大中文系?

夕陽下的馬大中文系?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7年9月24日

1536646_684924944901729_1080779510_n[1]2014年3月29日,《東方日報》

馬大中文系(曾)是國內最富盛名的中文系,無論在歷史、師資陣容、學生表現,不過這幾年的馬大中文系卻悄悄的走了味,變了調(《星洲•言路》2006年7月27日,8月25日)。全球漢語熱,對馬大中文系的師生來說非但沒有趕上這樣的契機,反而顯得它的步履蹣跚,甚或捉襟見肘。也許哪一天它悄然的改為外國語言系其中的一門選修課,這樣的臆測想來不是空穴來風。

先是中文系以馬來文授課的多於中文課,到課程無法開足,加上師資出現青黃不接,退休的,轉往他校中文系的,然而我覺得最大的警訊已經敲起:中文系學生人數的直線下降,如果不力攬狂瀾,再過幾年馬大中文系就成了歷史名詞了。看看以下的數據:2004年,學生人數108人;接著是60,50,到今年的32人(《星洲日報》9月20日)。只是,當外在的中文環境大好的時候,馬大中文系不進反退,這才是值得我們思考之所在。

馬大中文系不止有“外患”更有“內憂”。

制度與行政“綁架”了中文系師生:馬大打著轉型為研究大學的旗幟,提高入學門檻,中文系隸屬文學院下,凡欲進入文學院的學生在STPM要“文理兼修”,方得以進入文學院申請科系,如果我是STPM的應屆考生這樣的高門檻簡直比進入北大、臺大還難,要在語文、史地中選兩科,比如選中文和歷史,中文或地理大致沒問題,中文配上英文文學,或馬來文學不成了外文系的雙語人才了嗎。更重要的還得在經濟、商科和數學中選一科,這就教念中文、文學院的學生太為難了。中文系和經濟、數學什麽時候如此密切,非得必修!那應該是給商學系或理科的同學念的吧。

中文系不得以中文寫畢業論文,好比念法文系不得以法文撰寫論文而必須以是其他語文書寫是一樣的荒謬和匪夷所思的。這樣的措施在馬大竟然是明文規定。我真懷疑馬大中文系碩士博士生們不止中文好,更要馬來文、英文俱佳,想想看把文言文、詩詞歌賦翻成巫、英文終隔一層,只有像李歐梵、楊牧或王德威等諸人才能在中、英文之間遊刃有馀吧。想想看要黃錦樹用馬來文或英文寫他的章太炎語言觀研究,或是陳大為把亞洲各國的中文現代詩先一一翻成巫文,只會嚇跑中文資優生。

念中文系所不用到馬大:校園外的中文系所一片紅火,以中文撰寫畢業論文是理所當然更是“母語的防線”(北島詩),南京大學、浙江大學先後到國內辦中文碩士,三院入讀中文系只需SPM或統考資格,入學條件相對寬松,獅城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才復辦不久,旋即宣布接受三院中文系的學分轉移。有志中文的華裔生還會唯馬大中文系不進嗎。

中文在馬大校園是邊緣的邊緣並非始於今日。在80年代就有學生寫道:有一次,有中文字的宣傳海報貼在每一個學院的布告欄。有時候,從數學系的山丘走過來,經過早晨陽光可以曬到理學院布告欄上,看到圍觀的人群,我總是想:應該是這樣的啊!在馬大內我們退守到一角了,但我們是不甘於蟄伏的。(林添拱〈一種愉悅的經驗〉)

李商隱的夕陽是無限好,馬大中文系的夕陽令人堪憂!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