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與詩〉

疾病與詩

《南洋文藝》·2014年4月1日·楊邦尼

imagesSAIRTG1V

 

獲悉那個不可張揚疾病,的午後

腳下無垠大地繼續並且加速

運轉

目眩而迷惘

 

後來,每天築一點隱喻的牆

寫在邊上,血液裡流淌

在體內蛹化

找不到虫卵源頭

何時

何地

更與何人?

 

經上說,不要試探主,你的神

車廂上的廣告說,TESTED,BE NEGATIVE

 

隱匿,的獸

溫柔,在舌尖囁嚅,或

黏附在肛門直腸磨蹭

 

有時候,

在不知哪個器官枝椏上倒掛孵化

對鏡自照

擔心突然爆裂

成一隻斑斕巨蝶在臉上

 

長日悠悠

走在發燙柏油路上

繼續暈眩如地球自轉

 

關於道德,詩說:“道德養在魚缸”

人開始瞠目結舌,“這樣,太不道德!”

道德是

始終如一

遵守交通規則

全程戴保險套

超薄,岡本003

 

隱喻的牆愈築愈高

終於把自己釘在牆上

一只赤裸男身張開雙臂如耶穌受難

 

罪名成立:

HIV

及其黨人造反

 

 

後記:

初稿寫於2004年10月,入圍2005年第八屆《花蹤》新詩決審。2014年3月修訂。

2004年第一次參加花蹤文學獎,散文和新詩雙雙晉決審。受邀出席頒獎禮,沒有出席。偶然在P 書店看見評審記錄,“偷拍”存證。寫〈毒藥〉(2010)之前,〈疾病與詩〉算是前傳了。

三位評審,第一輪投票的時候,獲兩票。經過討論,因為寫得很不像“參賽作品”(長短句,跳躍,疾病沒那麼恐怖吧),最後再投票的時候,居後,第三名。因為那年“首獎”從缺,原本取三名,只取兩名。這首詩,就一直藏起來,in the closet,從未發表,只有盜火詩人私下讀過。

重看評審的評語,疾病的神話,仍未除魅,所以須要書寫“招魂”和“召喚”,遂重新修訂,以銘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詩慢慢讀.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