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水淹了,才宣佈治水

等水淹了,才宣佈治水

 《星洲日報》·楊邦尼·2007年12月26日

 10521760_763776447048136_8905938663480621262_n[1]

圖:2014年12月東海岸水災

 

12月是大馬的雨季,東北季風源自遙遠的西伯利亞一路自北南吹,空氣中還夾帶北方的冷意,又飽吸海上的水汽,登陸半島,雨就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印象最深刻的是去年柔南的百年水災,舉國愕然。只是去年我們家附近的河堤護欄被連日的大雨侵蝕,轟然坍塌,地方政府草率的蓋上雨布以防它再塌陷,到今天雨布已經破損,一年過去了,沒有任何整修的動作。

12月的大馬,大雨和長命雨交互下著。我不太敢在雨中開車,路況太多,馬路上除了有平日的坑洞就算了,你知道行駛到何處要稍稍放慢車速或更換車道,還得留神到處來不及排放的積水,或是對面來車濺起的水花直接撲上車鏡,一個不小心滑出車道太危險。只是30年前的路段如此,30年後的路段依舊如此,沒有改善還好,還變得更糟。

30年前,位於新山寬柔中學後門的士都浪達蘭路(Stulang Darat)遇雨則淹,30年後稍大一點的雨下來,馬路和旁邊的溝渠沒有界限,我駕著車忐忑的涉水而過,心想千萬不要拋錨在水中央,趕緊把汽車開上較高的地面,等湍急的水流退去。30年,幾乎等於我的歲數,這個柔佛的首善之都的基礎設施沒有改善的跡象︰河道先是變淺,然後變成溝渠,再淤積,平日不見人疏通。

我懷想巴黎早在150年就已經規劃城市的下水道。巴黎的美不僅在地上,地下的水道如蛛網悠轉,可以搖著小船供遊人參觀。這對大馬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看看吉隆坡耗資20億的精明隧道吧,它原先的構想是要防洪和疏通交通,一勞永逸的解決首都的水患和擁塞的交通,立意太好了。後來發現它來不及排洪,反而招惹積水,大雨的時候關閉隧道,以防汽車誤撞“下水道”。

地方和中央政府每逢雨季水患都會公佈各種治水的方案,誓言投下天文數字的資金。這些我們不懂。我們知道的是從大城市到自家居住的小城鎮,到處是水淹!

試讀一段古文︰“雨畢而除道,水涸而成梁”“九月除道,十月成梁”(《國語.周語》),以今天的話來說,雨停了之後,就要趕緊修治道路,水澇退去了,就要把橋梁架設好,所以夏令說︰“九月修路,十月造橋”,原來古人早已經知道自然的運行是有時令的,白話一點的意思要人們未雨綢繆,而不是等到“道路若塞,野場若棄,澤不陂障,川無舟梁”(道路不通,野場荒棄,湖澤無堤,河面無橋)。

我們的官員們大概讀不懂這段話的意思,它太古老,又是文言文,距今太遙遠,像大禹治水那樣的神話不實際。

雨勢放晴了,路面的積水退去了,留下許多更大更深的窟窿,要趕緊修補啊,河道變淺了,要趕緊疏通挖深啊,塌陷的河堤要趕緊架設好啊。政府很體恤災民,忙著發放慰問金,地方與中央更要落實治水大計啊!

和去年的柔南大水災比起來,今年大小城鎮泡水的時間減少了,太陽很快就露出臉。我想起吉蘭丹哥打衣甘榜大水淹及頸肩,兩位只有10歲的馬來小孩在水中的畫面,兩人把綁好的課本頂放在頭上,以免被水浸濕,誰知道更大的水患在後頭等著呢……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寫在邊上.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